中国极力为至少一百万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遭拘押一事进行辩解,近来已日益遇到困难。最新发展是《纽约时报》公布24份中国政府内部文件,显示这种残酷镇压是有计划的,而且是由包括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内的中国最高领导层所决定。

一年多来,面对媒体记者和人权观察等团体所收集的大量证据,说明突厥裔穆斯林遭受大规模任意拘留、酷刑和其他不当对待,以及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受到高度侵入性监控和日益广泛的管制,中国政府一概矢口否认。

最近,北京逐渐改变说词,不再否认而开始将其迫害新疆穆斯林的作为美化为成功典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向记者表示,由于这些“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新疆已有三年不再发生暴力恐怖活动。

这种说词的变化,可能反映中国政府已逐渐落于被动。上个月,英国常驻联合国大使皮尔斯(Karen Pierce)在联合国大会委员会上发表了一份措词严厉的声明,公开斥责中国的新疆政策,这份声明得到24个国家联署,包括法国、德国、美国和穆斯林占多数的阿尔巴尼亚。这些国家共同呼吁北京停止人权侵犯、允许联合国首席人权官员“对新疆进行不受约束和有意义的访问。” 其内容呼应了25国于7月送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另一份声明

不只如此。本月稍早,12位联合国人权专家联名发表了一份前所未见、具震憾力的评估意见书,指出中国政府滥用反恐法律在新疆肆行迫害,并警告“有关当局不相称地强调对少数民族权利的压制,若真有任何安全风险反而会因此恶化。”

毫不意外地,北京成功拢络了一批国家来为它唱赞歌。在10月召开的联合国委员会会议上,白俄罗斯代表回应皮尔斯大使说,有54个国家一同“推崇中国在人权领域的重大成就。”

表面上,中国似乎广获友邦拥护。仔细观察却是不同风景。穷凶极恶的人权侵犯者如俄罗斯、埃及、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和缅甸等国,当然会毫不犹䂊地支持中国假借“反恐”名义粗暴镇压一个人口众多的少数民族。

但中国的名单上有些国家不是这种情况,例如塞尔维亚、巴勒斯坦、阿曼、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据多位驻联合国的优秀外交官告诉人权观察,中国使出包括威胁经济制裁在内的强硬手段,逼迫各国支持白俄罗斯的声明;甚至迳行将一些国家加入白俄罗斯声明的“支持者”名单中,使这些国家更难回绝。至少有一个国家已经正式要求将该国从官方发布的支持者名单中移除。

不可讳言,中国是一大外交强权。但也正因如此,坚决关注这一议题的各国政府和联合国应该凸显中国对新疆自圆其说的企图,并应把握所有机会在公开场合揭露中国强加于新疆的惨况,要求关闭当地所有拘留营。仅仅私下向中国领导人表达关切都是白费唇舌。

不幸的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尚未认识到国际一致应对的必要。本周被问到《纽约时报》报道时,他的发言人不愿对外泄文件发表评论,反而依循中国官方口径强调中国的“国家统一与领土完整”以及“谴责恐怖攻击”。他完全在“打击恐怖主义”的背景下谈论人权──似乎隐含肯定北京的立场,即此事全属反恐问题而非大规模的政府压迫。

迄今仍对中国压迫新疆保持沉默的联合国高层和世界各国官员,现在应该发声。穆斯林占人口多数的国家均应效法阿尔巴尼亚──个别地或通过57国组成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将它们通常私下表达的严重关切在公开场合提出来。

为了不流于空谈,各国应对指挥镇压和相关措施的个别人士实施制裁,才能施压中国政府停止压迫行动。最后,各国企业均应重新检讨在新疆营商的伦理问题,避免成为中国侵权政策的共犯,因为这种政策已经酿成当代最重大的人权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