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左起:玛莉亚(10岁)、阿合梅德(2岁半)、阿雅(6岁)和拉玛(8岁)围绕著他们的父亲哈利德・萨杜夫。

© 2019 Khalid al-Satuf

还记得上一次你和伴侣结束整天辛苦工作,在夕阳馀晖中看著孩子们玩耍,彼此相视微笑的一刻?来自叙利亚的哈利德・萨杜夫(Khalid al-Satuf)先生记得很清楚——且将永铭心底。

8月16日傍晚祷告前,萨杜夫先生走向一个非政府组织收容流徙家庭的营区广场坐下,地点靠近叙利亚北部伊德利卜省的哈斯(Hass)镇。

经过五年颠沛流离,带著家人一次次连根拔起,躲避飘忽不定的战火前线,萨杜夫先生终於在这座收容区找回一点安定感。在田地里忙了一整天,夫妻俩这才得以歇息。他们骄傲地看著身旁的孩子们:2岁的阿合梅德、6岁的阿雅、8岁的拉玛和10岁的玛莉亚。

突然,一架俄罗斯—叙利亚联盟军机飞临上空,炸燬了他们的避难所,他的家庭也在眼前破碎。

“我们听见战鬥机靠近,眼前突然红光一闪,爆炸声震耳欲聋,四周刹时昏天黑地。我昏过去几秒钟,起身就看到我太太和两个女儿倒在地面。当下我就知道,她们都已死去。我再度昏厥,夜里醒来时已躺在医院,亲戚告诉我,只有拉玛和阿合梅德倖免於难。⋯他们除去了拉玛胸部的砲弹碎片,当天晚上就把我过世的妻女埋葬了。”

他是在2018年9月逃到这个收容区。今年7月,一架直昇机朝营区建築投下一枚炸弹,炸死一名男性,住在这里的80户流徙家庭全都被吓跑。萨杜夫先生四处找地方避难,但叙利亚北部流徙民众多达150万人,人群在过分拥挤的收容营地奄奄一息,付得起天价租金才能求得一室,否则只能落脚人满为患的学校、清真寺或露宿野外。迫不得已之下,他回到原来的收容区,也就是两星期后他与妻女天人永隔之处。

我和一位同事访问了24名该次空袭的目击者——至少20人被炸死,多为妇女、儿童,伤者逾50人——以及一位录下事后恐怖景象的摄影师。

目击者们说,当时收容区内外并未出现任何武装人员或其他军事目标,而且距离叙利亚政府及其附庸部队当时和反政府团体交火的地点约有30公里。

战争法禁止故意或过失攻击平民或民用物体,例如住宅区。所有交战方都必须不断注意勿伤害平民人口,并尽一切可行方法避免或尽可能减少平民意外伤亡。

哈斯镇这起足可推定为战争罪行的空袭,使萨杜夫先生一夕之间家破人亡,而它仅仅是叙俄同盟近年来在伊德利卜省犯下的无数罪行之一。自4月以来,其在当地和叙利亚西北部其他地区的军事活动升级,迄今据联合国统计已有1,000名平民被杀,多所学校、医院遭到袭击,超过40万人流离失所。这些流离失所者和其他100万人都被困在已经封闭的土耳其边界附近,很难获得援助。

大量叙利亚人流离失所,并非全由叙俄联军造成。10月9日,土耳其对叙利亚东北部发动攻势,导致至少16.5万人流离失所,而当地原本就已有近十万人亟待援助

萨杜夫先生和成千上万家庭的毁灭已经无法挽回。叙利亚和俄罗斯的非法袭击必须被遏止。有关国家应明确指出,蓄意或轻率违反战争法的叙利亚和俄罗斯官员必将承担后果。土耳其则应停止在边界阻挡庇护寻求者,不应继续将难民送回伊德利卜,以便让平民能够逃避正在伊德利卜等地上演的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