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明白或记不得自己是怎麽来到这个新房子...我醒来时只看到一个男人,我的朋友们都不见了。我不是很确定,但後来我猜想那是一个中国人的房子。我不知道可以往哪里逃...我发现自己被卖掉了。从那时开始,我计划先学会一点中文,再想办法逃跑。”—— 17岁被贩运、六个月後逃脱的克钦族少妇。

© 2018 Human Rights Watch

中国存在新娘贩运问题。该国长期实施一胎化政策,以及偏好生男孩的传统,造成严重的性别失衡。许多中国男性现在很难讨到老婆,加上中国又缺乏保障机制,从邻近国家进口妇女和少女的残酷生意乃应运而生。

中国政府多年来的主要应对方式,似乎就是对日益常见的当局协力犯罪问题视而不见。但这个问题已严重到无法忽视;中国政府掩饰太平的做法,逐渐让位於刑事司法与加强宣传并重,却不愿面对性别歧视的真正议题。

从1979到2015年实施的一胎化政策,促使许多父母认为既然只能生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最好是个男生。这种想法,尤其在农村地区,部分是因为人们认为女儿终於必须出嫁从夫,只有男孩能留下来奉养父母。几代下来,这种政策导致了人口的灾难:中国现在的男性人口多於女性达3、4千万。

人权观察调查了缅甸北部向中国贩运新娘的情况。缅甸北部的许多妇女和少女属於少数民族,由於该地区长期战乱和流离失所而处於弱势。这些妇女和少女通常受到仲介欺骗,承诺她们越界到中国可以找到待遇优厚的工作。一到中国,她们就只能任凭仲介摆佈,以3,000美元到13,000美元不等的价格卖给中国家庭。成交以后,她们可能受到囚禁,被逼迫尽快怀孕生子。根据媒体报导和相关研究,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柬埔寨北韩巴基斯坦越南等国。

多年来,中国政府很容易忽略这个问题。被贩运的妇女和少女大多来自少数民族或宗教,出身贫困,或者像朝鲜,为了逃离本国暴政。对妇女和少女的暴力问题通常不受各国政府重视。而且相关各国与中国都有盘根错结的关係,双方国力悬殊。结果就是,这些妇女和少女本身的政府通常也不关心她们被卖到中国后的命运。

这种情况正在改变。新娘贩运日益受到媒体关注,愈来愈多的受害者本国政府也更加意识到问题,今年年初巴基斯坦的新娘贩运获得證实,促使该国政府也开始重视。关於“一带一路”大型基建和投资项目的龃龉,导致中国与部分伙伴国家关係紧张,新娘贩运的负面消息有时也让这种关係更添複杂性。

中国近来态度出现转变。公安部6月表示,前一年度救出1,100名东南亚女性贩运受害者,逮捕1,322名嫌犯,其中262人为外国籍。中国政府显然配合巴基斯坦当局,迅速逮捕了一批巴基斯坦贩运嫌犯。中缅边境云南省的官员最近也提供了他们打击人口贩运的部分数据

在此同时,中国政府似乎也为了改善国际形象而加强相关宣导。在缅甸,人权观察访问到一名社运人士,曾参加缅甸妇女团体到中国的研习活动。据这位社运人士回忆,行程中有一个教授向访宾解释说,问题不在於贩运,而是“缅甸妇女不了解中国文化。只要学好中国的语言和文化,她们的婚姻就不会出问题。” 这位专家要求来访者 “回去告诉你们的政府,中国政府一向非常善待缅甸妇女。”

最近有篇文章发表在中国政府出资的缅甸媒体上,内容就在描写一名缅甸女性嫁到中国后,如何步上“幸福美满的人生道路”。

中国民众很少注意到新娘贩运问题。自从习近平2012年上位以后,政府不断加强掌控媒体与网络。批评政府的言论通常会招来警察骚扰和拘捕。加上女权运动人士和公民社会团体持续受到打压,倡导相关议题和援助受害者都变得愈来愈困难。

中国已於2016年以二孩政策取代一胎化政策——但对生殖权利的限制并未改变,仍然违反国际人权法。不论是为了遏止人口贩运,美化中国国际形象,或阻止公众了解贩运实况,根本问题在於中国政府仍然不愿采纳真正能够解决国内人口贩运问题的办法——终结性别歧视和对生殖权利的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