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an reads Tanzania’s major English-daily newspaper The Citizen in Arusha, Tanzania. The cover story refers to Dar es Salaam Regional Commissioner Paul Makonda storming the offices of a private media company on March 17, 2017, with armed security officers to force staff to broadcast a video on television. 

© 2017 STRINGER/AFP/Getty Images

(内罗毕)- 国际特赦组织和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两份报告中指出,坦桑尼亚对媒体、人权维护者和反对党派的打压自2015年起逐渐加强。

两份报告均发现,总统马古富力(John Magufuli)的政府制定或实施了一系列压迫性法律,扼杀独立新闻报道并对非政府组织和政党的活动加以严格限制。

“马古富力总统下个月即将任满四年,他必须谨慎反省其政府极力破坏该国人权框架的纪录,” 国际特赦组织坦桑尼亚研究员罗兰・伊波尔(Roland Ebole)说。“他的政府必须废除所有用来钳制异议的压迫性法律,尽速终结人权侵犯和暴行。”

“坦桑尼亚应拿出诚意,保护并实现言论和结社自由权,”人权观察非洲研究员欧彦姆・奈柯(Oryem Nyeko)说。“有关当局必须停止骚扰、恐吓与任意逮捕维权人士、新闻记者和反对党成员。”

国际特赦组织发布的《我们付出的代价:坦桑尼亚国家打击异议人士》和人权观察发布的《“只要闭嘴,我就安全”:坦桑尼亚独立媒体和公民社会所受的威胁》,是这两个组织各自进行的研究与记录,但结论所见略同。两个组织都是在2018年到坦桑尼亚做的调研。

人权观察访问了80名记者、博客、律师、非政府组织代表和政党成员。国际特赦组织访问到68名政府官员、非政府或跨政府组织代表、律师、学者、宗教领袖和外交官,并且检阅了法院判决书、国内法、政府公告和行政命令。

总统和政府高官经常做出反人权言论,有时继之以镇压个人和组织。这些危险论调,加上任意逮捕和威胁注销非政府团体,已经扼杀了记者的独立报道,使公众无法讨论人权侵犯和暴行,包括有关近期选举的议题。

两个组织均发现,坦桑尼亚当局为了限制言论与结社自由权和媒体自由,制定或执行一系列管制媒体、非政府组织和政党的法律和规章。

从2015年起,该国政府加强言论审查,陆续查禁或停业了至少5家报纸,只因它们的内容涉及批评政府。《公民》于2019年被禁,另外4家在2017年。桑给巴尔(Zanzibar)半自治区广播电视委员会于2015年10月关闭了一家广播电台Swahiba FM,因为该台报道2015年大选一度取消又重选的消息。

政府当局引用2015年《网络犯罪法》,以社交媒体贴文内容起诉多名记者和维权人士。2017年11月,首都达累斯萨拉姆的法院即以该法“出版虚假信息罪”将人权维护者巴伯.恰恰.万格威(Bob Chacha Wangwe)判刑,因为他在脸书发文说桑给巴尔岛是坦桑尼亚大陆的一个殖民地。他的判决后来遭到高等法院推翻,理由是初审法院未能适当确认犯罪构成要件。

2018年通过的《电子和邮政通讯(线上内容)管理办法》规定,任何人拥有博客或网站都必须缴付高昂许可费,最高达210万坦桑尼亚西令(逾900美元)。该法广泛限制线上内容,并可不经司法监督执行网吧监控。

坦桑尼亚政府还利用2015年《统计法》管制独立统计信息的自主研究和公开查询,防止公民取得经过独立查证的非官方信息。2019年提出的法律修正案虽然免除了公布非官方统计资料的刑事责任,但当局仍然严格限制哪些人可以收集、传播统计资料和验证其真伪。

“我们观察到坦桑尼亚出现镇压升级的危险趋势,” 伊波尔说。“政府当局只提供国家认可的‘事实’,剥夺公民获得信息的权利。”

2018年,坦桑尼亚团体Twaweza从科学技术委员会(COSTECH)获知,该委员会所做的“公民之声”(Sauti za Wananchi)民意调查遭当局禁止发布。该民调显示马古富力的公众认可度于2018年大幅滑落。2017年,COSTECH和内政部阻止人权观察举行记者会,发布有关坦桑尼亚家务劳工在阿曼和阿联酋遭受虐待的详细报告。

2019年1月,国会修改《政党法》,对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权加以更广泛的限制。依据新法,政党登记处有权注销政党登记,要求政党提供信息,以及吊销党员资格。新法并规定组织和个人须经许可才能从事公民教育活动,使公民获取信息的权利受限。

马古富力于2016年7月违法宣布全面禁止政治活动直到2020年。这项禁令仅对反对党适用。此后有多名在野党政治人物被编造罪名逮捕起诉。

2017年,反对党国会议员同都・里苏(Tundu Lissu)遭不明凶手枪击;2018年,最大反对党Chadema的两名干部丹尼尔・约翰(Daniel John)和葛德弗瑞・仑那(Godfrey Luena)遭不明凶手杀害。警方声称对这些凶案进行侦办,但从未逮获凶嫌。

国际特赦组织和人权观察表示,坦桑尼亚政府必须立即无条件撤回对行使言论、结社自由的记者和反对党人士所提出的检控。

“各种压迫性的政策与行动已导致媒体噤声、公民社会弥漫恐惧气氛,而且限缩政党在近期选举前的活动空间,” 奈柯说。“剩下一年时间,坦桑尼亚政府必须收回各种侵权措施,真正保障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权,遵守宪法以及坦桑尼亚已经缔结的人权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