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Nursing Homes in Australia Routinely Sedate Older People

Monica has dementia and lives with her husband in a facility near Melbourne. Her son realized she was being given a cocktail of drugs when he asked to see her charts. After extensive negotiation, Monica’s doctor and facility staff agreed to wean her off the drugs. Monica went from being hunched and unbalanced to being able to sit, eat, greet people, and dance when her grandson visits and sings.

(堪培拉)-人权观察今天发布的报告指出,澳大利亚许多老年护理设施经常给失智长者服用危险药物,以便控制他们的行为。

这份103页的报告《‘逐渐凋零’:澳大利亚老年护理设施对失智长者实施化学约束》发现,部分老年护理设施没有为失智长者提供支持,反而利用药物控制他们的行为,这种做法称为化学拘束(chemical restraint)。老年护理设施用来控制长者的药物多半属于抗精神病药物,而澳大利亚并未核准将其施用于失智症患者。使用此类药物拘束年长者,除了会导致生理、社会和情绪伤害外,还可能提高失智长者的死亡风险

该报告资料来自对家属、医师、护理师和倡议人士所做的访谈,包含澳大利亚3个省分共35家老年护理设施以药物治疗进行化学拘束的纪录。

“用药物控制老年人使其保持平静,而非给予以人为中心的支持,不仅有害其健康,也有辱其人格,”本报告作者、人权观察老年人权利研究员贝诗妮・布朗(Bethany Brown)说。“失智老人需要的是善解人意的帮手,不是药丸。”

澳大利亚政府应当查禁这种做法,并应规定老年护理设施须有足够人力和适当训练,使员工有能力照顾失智长者而不必采用化学拘束。政府应争取在2019年10月31日,即老年护理品质与安全皇家调查委员会发布期中报告前采取行动。

许多家属都谈到长辈的情况急剧恶化。原本活力充沛、健谈的老人变得昏昏沉沉,有的甚至失去语言能力。许多人提到亲人经常昏睡,睡眠时间变长,而且很难唤醒。

有些人发生体重陡降和严重脱水,通常是因为他们清醒时间不够长,影响进食和饮水。许多人因少用肌肉而变得虚弱,失去活动力。他们常会失去自我照料能力,例如无法自行如厠、洗澡。家属说,他们看到亲人被如此拘束数月,甚至数年。

一位女士说,她的祖母曾在2017年从当时居住的老年护理设施走失。事后,该机构员工坦承他们给她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她的一切,包括健康、精神状况,都因为吃药而变坏,”这位孙女说。“我们在睡觉时间结束后去看她,但她语无伦次,不时打瞌睡,好像...两颗眼珠一直往脑袋里滚。”

有些家属说,若他们提出用药问题或质疑照护方式,便会遭到机构职工的威胁恐吓。他们说,他们曾向负责监管老年护理设施的政府单位举报,但没有结果。

Video: Fit and Healthy After Getting Off Chemical Restraints

Ray Ekins, 78, has dementia and was prescribed olanzapine, an antipsychotic prohibited for use in older people with dementia. His daughter Susan asked his geriatrician about significant changes in his mood and behavior. He told her that her father was old, and she and Ray would just have to accept it. Susan moved Ray to a new facility in 2014 which helped to wean him off the drugs. 

当长者在家属介入下停止服药后,有些人恢复了往日活力。

皇家委员会今年5月曾在悉尼举行听证会,听取有关老年护理设施使用化学拘束的证词。为解决问题,政府提出一项新法案,《2019年照护品质修正(尽可能少用拘束)原则》,已于7月生效实施。但该法规既没有禁止老年护理设施使用化学拘束,也没有订定罚则。其条文内容正由国会相关委员会检讨之中

国际人权法禁止一切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2013年,联合国身心障碍者权利委员会批评澳大利亚允许对身心障碍者,包括失智长者,使用“不受规管的行为矫正或限制性措施,例如化学的、机械的和物理的拘束与隔离。”该委员会表示,澳大利亚应该禁止这种做法。

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禁止使用化学拘束方式控制失智症患者的行为,或图机构员工的便利。有关当局应确保任何药物干预必须得到事前知情同意,实施药物治疗只能为了医疗目的。政府应优先考虑为失智症患者──包括在老年护理设施中──提供积极性支持与干预,并确保有足够数量且受过培训的人员来提供这种支持。

作为官方监管单位,老年护理品质与安全委员会应该持续监察化学拘束问题。

“澳大利亚政府应禁止化学拘束,处罚被查获违反禁令的老年护理设施,” 布朗说。“人人都享有获得尊严对待的权利,不因年龄或失智而有不同。”

陈述节录:

那位谈到其祖母在黄金海岸某一老年护理设施遭服药限制而发生变化的年轻女士告诉《人权观察》说,她的祖母在2017到2018年大约18个月服药期间产生体重骤降和严重脱水情形:

她服药之后就开始体重下滑。她愈来愈瘦。以前都是我帮她买衣服,她的尺寸一直维持在18号。但当时我必须买12号。

大卫・文尼(David Viney),88岁,患有轻微失智,曾严重中风。昆士兰某家护理设施的员工从2017年开始用药物控制他的行为,此后他出现嗜睡状况,难以进食、吞咽,也无法坐直。他的儿子马克(Mark)对喂食镇静剂问题提出申诉,该机构停止让他服药,他的情况随之显着改善:

他们让他停止服药三天后,他就恢复清醒。他又开始说笑话,常开怀大笑。我好几个月没见过他这样了。他的记忆力也回来了。他们本来不想让他停药,但我坚持不让他再吃药,要求他们彻底停药。

哈利・麦康诺(Harry McConnell)博士在澳大利亚治疗失智症和其他身心障碍人士累积30年经验,是老年医学和神经精神病学专家,他以亲身经验证实对失智症患者实施化学拘束的严重负作用:

我亲眼看到[抗精神病药物]对[老年人的]生活品质和身体健康有极大影响。而且他们用药通常未经医师诊断,所以实际上是用来进行化学拘束。

其后果是,我们看到本来健康的人因为服用精神病药物而产生新陈代谢不良、糖尿病、心脏病、中风等严重病症。这太常见了。...重点在于作出正确诊断,对症下药,而不是一味用药物控制他们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