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照片: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2019年10月11日星期五。

© 美联社图片/Francisco Seco,档案

今年度诺贝尔和平奖颁予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Abiy Ahmed),表扬其促进“和平与国际合作”的努力,对埃国及其邻近各国部分人士来说恐怕忧喜参半。

艾哈迈德上任第一年领导了一波极有必要的人权改革,并在该区域采取了一些值得称道的措施。但给予如此国际性盛誉似乎时机尚未成熟。

他释放了被前任政府关押在恐怖监牢中的数万名政治犯,并且开始改革过去被用来压制言论自由、不利人权监察的恶法。他还邀请曾经被查禁的反对派组织成员回国,并且公开承认过去的暴行。

但在此同时,埃塞俄比亚的族群衝突也在加剧,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治安败坏。艾哈迈德政府在解决相关族群问题方面做得仍然不够,却为了因应大规模流离失所问题而强迫民众返回他们仍感不安全的原居地。

在该区域,艾哈迈德政府协助解决与邻国厄利垂亚之间的僵持,签订了和平协议。但该协议所涉及的多项较棘手议题仍然悬而未决:厄利垂亚依旧封锁边界,两国边界尚未完全划定,危利垂利人持续因为该国政府残暴统治而外逃。区域紧张情势,特别是与埃及之间关於尼罗河使用的争端,依然一触即发。

诺贝尔奖应当敦促艾哈迈德、所有埃塞俄比亚人和该国国际伙伴,继续完成他所启动的广泛改革议程。得奖也应起到鼓励作用,让艾哈迈德及其政府加倍努力,使相关改革真正落实并产生持久效应。

追究过往罪行的责任,促进社会和解与伤痕癒合,对於处理埃塞俄比亚的暴政遗绪,乃至影响该国大部分地区的政治及族群对立和暴力问题,都是至关重要的。艾哈迈德应当利用与厄利垂亚的持续谈判向该国施压,要求推动各项刻不容缓的人权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