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万万青少年正在加入每周五的气候罢课,这一运动名为#FridaysforFuture。

© Philippa H Stewart / 人权观察

11岁的艾克索(Axel)说话的时候低头看着鞋子,头发遮住眼睛。他刚刚说完为何不想让他最喜欢的动物走向灭绝。

“你是不是认为,如果大人不解决气候变迁问题,你的人权会受到影响?”我问他。

“嗯,如果生存是一种权利的话,是啊。”

我们是在日前于纽约举行的“气候罢课”游行上遇到艾克索等几十个孩子。

“海面在升起,我们要站起!”一群十几岁的女孩子如此呐喊,得到四周人群如海浪般的呼应。

每个星期五,我们都能看到阿富汗女学生在士兵前导下游行的照片;俄罗斯青少年用推特通知大家互相拉开距离,因为俄国政府没有批准“集体罢课”,站开一点可被归为“单独罢课”;纽约也有青少年挺身而出,游行争取他们自己和这个星球的未来。

所有这些青少年都非常了解人权,更可以教导我们什么是游戏、保持健康和生存的权利。

年纪较长的青少年会讨论不公平和不平等的问题,说明最终承担后果的人群并非问题制造者。他们也明白许多国家没有履行义务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确保最弱势群体具备适应能力。

世界领袖不久前齐聚联合国大会讨论气候变迁,但行动重于空谈。世界各地年轻人已向联合国提出法律申诉,要求他们的本国政府将全球暖化限制在科学研究所设定的水平。

人权观察持续记录世界各地气候变迁和其他环境伤害,及其与人权的关联。通过我们的工作发现到,全球暖化的影响几乎总是让最弱势的群体承受最严重的冲击。在孟加拉,许多家庭眼见土地逐渐被洪水冲失,于是鼓励女儿在全家被迫搬迁前结婚。这些女孩的年纪比弗利广场上的抗议少女还小就要出嫁,因此可能失学、早孕甚至终身受虐。

我们遇见的这群孩子都知道,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素未谋面的儿童因为气候变迁和政府不作为而面临危险。

玛雅,在广场上带头呼口号的少女之一,被同学推举上前代表学校发言。

“到时候我们会没有房子住,我们会没有东西吃,我们会连乾净的水都找不到。当地球死去,我们的未来也将灰飞烟灭。”

这些孩子没时间理会推塘之词,或者对一再令他们失望的各国政府和颜悦色。他们和发动这场运动的女孩桑柏格(Greta Thunberg)一样,无惧于直接向权力说真话,直接到有时让你感到心头一震。

我问9岁的泰门,如果我们无法阻挡气候变迁,他最担心什么事情。

“我们的森林全都会烧毁,再也没有海洋,我们全都会死掉、灭绝。”

确实,没有其他可以补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