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都拉斯跨性别人士参加LGBT骄傲游行,2019年8月24日摄于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又译汕埠市)。

© 2019 Mirte Postema/人权观察

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市(San Pedro Sula)的LGBT骄傲游行,450人参加,将一周以来的一系列骄傲活动带上高潮,其中也不乏比较庄严肃穆的活动,例如悼念在宏国遇害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的烛光晚会。

在8月24日的游行中,LGBT社运人士拉着“Honduras inhabitable LGBTI”(意为“洪都拉斯不是LGBTI的家”)的布条开路。尽管社运人士充满勇气和自豪,和5月份我在特古西加尔巴(Tegucigalpa)国际不再恐同日大游行所见到的一无二致,但LGBT人士所遭受的暴力确实让洪都拉斯不适合许多人居住。

在一个许多人无法安全地公开表达自己的性倾向或性别认同的国家,我们很难测度洪都拉斯LGBT人士究竟承受了多少暴力。洪都拉斯政府告诉人权观察说,他们并未统计暴力犯罪被害人当中有多少人属于LGBT人士。

因为缺乏官方数据,女同性恋网络Cattrachas靠着监看媒体和当事人举报保存了大量暴力对待LGBT人士的案件资料。根据Cattrachas纪录,2018年有25名LGBT人士被杀害:男同性恋16人、跨性别5人、女同性恋4人。而且情况似乎持续恶化:2019年1月到8月遇害人数已达男同性恋13人、跨性别7人、女同性恋6人──超过2018全年数字。圣佩德罗苏拉就座落在据Cattrachas 纪录LGBT人士遭受暴力攻击比率最高的地区。

洪都拉斯人不分性倾向或性别认同都面临非常严重的暴力问题。暴力团伙四处横行──据人权观察调查,有些LGBT人士可能只是因为时地不宜而偶然成为攻击目标。但的确有许多暴力个案具有针对性。一名绰号“狼”的跨性别女性夏奇拉(Shakira)6月9日在圣佩德罗苏拉以北10英里的乔洛马市(Choloma)被杀。据一位目击夏奇拉遗体的人表示,她的脸被石块砸烂,阴茎被切下,身旁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这是第一个,还有两个要处理。”

面对如此暴力,骄傲游行其实是一种抵抗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