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米尔居民在斯里那加市通过临时检查站时,被执行封锁任务的印度民兵拦查身份,2019年8月23日星期五。

© 2019 美联社图片/Dar Yasin
 

“您拨打的号码已被暂时停止连线。” 每次我拨电话联系斯里那加的朋友都会听到这段语音。这个星期一是我朋友失联的第21天。

8月5日,印度人民党政府宣布撤锁查谟和喀什米尔邦依据宪法第370条具有的自治地位,并将该邦划分为两个联邦直辖区。此後,政府对该邦实施广泛限制基本自由的措施

政府向该地区增派了4万名部队,并增设许多检查站管制人员交通。除了电话不通,网路也被切断,喀什米尔已被隔离在印度其他地区和全世界之外。“这就像一场噩梦,” 一名喀什米尔妇女说,“我们很担心那里的家人。”

政府说这是维权安全和秩序的必要措施。过去反印度的示威活动经常带有暴力,喀什米尔年轻人会向军警人员抛掷石块。军警部队也常使用过度和不必要的武力回应,造成包括路人在内的民众伤亡,於是又引发更多示威。

合乎比例的限制

国际法允许各国政府为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限制某些人权,但必须对所追求的正当目标具有必要性和相当性。

印度政府已逐步解除部分限制,但网路和手机仍然不通。印度素以切断网路的次数最高闻名於世,其中半数断网措施发生在喀什米尔。这种做法不合比例原则,而且是一种“集体惩罚”,妨碍日常生活和经济活动。正如联合国指出,它已成为许多国家以安全为藉口实施言论审查的重要工具。

切断通讯还会造成假消息的指控泛滥,无法对人权侵犯的指控进行独立查證。当局企图否认示威活动发生,导致公众不信任政府。示威者现在会举著写上日期的牌字,预防政府否认。

当局已逮捕数百人,包括许多政治领袖和社运人士,甚至包括至少一名儿童。未经證实的报导指出,可能有数千人被控违反《公共安全法》逮捕,这部法律受到争议,因为它允许未经控告或审判羁押长达两年。政府已承认执行“预防性拘押”,但应该定期公布拘押名单,将其下落通知家属,并允许在押人员有适当机会联络家属及律师。

‘新的喀什米尔’

总理莫迪说要为“新的喀什米尔”带来发展、就业、投资和繁荣,但在许许多多承诺当中,独独没有提到要为数十年来因军警刑求逼供、强迫失踪和法外杀人等严重侵犯人权而受害的喀什米尔人争取正义和问责。

举例而言,历届印度政府都忽略了官方专家委员会有关废除《武装力量(特别权力)法》的建议,该法实际上让侵权的安全部队人员可以有罪免责。连陆军本身都承认,使用致命武器的权力过大常导致“误杀”,进而引发群情激愤,为暴力的恶性循环火上加油。

已有报导指出,斯里那加发生示威。既然已预期到社会对立才实施管制,政府应当认真与示威人士沟通。当局应确保安全部队行动有所克制。发动示威者也应设法劝阻支持者向公众和执法人员施暴。

一些长期赞赏印度民主的国际观察者都对政府在喀什米尔的行动感到震惊,当地民众不能自由行动,无法得到适当的紧急服务或医疗照护,也无法对外联络或表达意见。对於政府改变查谟和喀什米尔邦地位的决定,印度人或许立场不一,但他们应该同声抗议,捍卫公民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