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政府推出的手机应用程序“Absher”,可以线上缴纳交通罚单,也可供男性监护人对妇女出行给予许可或拒绝,摄于沙特阿拉伯吉达。

© 2019 Amr Nabil/美联社图片
 

(贝鲁特)-沙特当局宣布再次修改法规,允许满21岁女性自由申领护照和出国旅行,毋须男性监护人许可。然而,新规定并未正面认可出国旅行的权利,男性监护人仍有可能申请法院命令限制其女性家属出行。

2019年8月20日,沙特通讯社报导,护照与民事地位部(Departments of Passport and Civil Status)已开始实施新修正的《旅行证件法》及其施行细则,媒体报导并暗示,女性将可不经许可出国旅行。

然而,沙特公民用来申请或延长护照的网络和手机平台,Absher,尚未按照新规定进行版本更新。此外,过去为此和平抗争的多位女权人士也还在为她们的女权行动服刑或羁押候审。

 “沙特女性终于赢得迟来胜利,不再需要男性监护人同意即可出国旅行和申请护照,”人权观察女权部高级研究员罗诗娜・贝冈(Rothna Begum)说。“但是,有关当局应确保男性监护人不能利用法院命令规避这项进步,而且应该更新Absher 线上平台,让女性申请护照和男性一样便利。”

内阁会议是在7月31日做成决定,8月1日刊登政府公报,修正《旅行证件法》、《公民地位法》和《劳动法》。其中《旅行证件法》的修正取消了领取护照条件的性别差异,实际上废除了对女性的歧视规定。

8月18日,内政部长颁布《旅行证件法》实施细则修正案,该细则原本规定女性和未满21岁男性必须得到男性监护人同意才能领取护照。现在,不论男女都只有未满21岁者才需要监护人同意,即取消了满21岁女性须得同意才能办理护照的限制。

修正案删除了28条,该条规定沙特女性出国旅行必须符合的“申请要件”。根据该条规定,包括21岁以上的女性出国旅行都要获得男性监护人许可。修正案另以性别中立的文字规定,凡未满21岁出国旅行均须得到男性监护人同意,但已结婚、获政府奖学金出国研习或因公出国的受雇人员不在此限。

然而,实际上未满21岁女性可能比起同龄男性更难得到监护人同意出国旅行。

此外,母亲若为子女主要监护人,依新法也可以为子女申请护照和给予旅行许可。

根据国际人权法,包括沙特阿拉伯也已批准的《阿拉伯人权宪章》,人人有权离开包括其本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限制出境只能针对个人、有正当理由而且符合比例──例如在刑事案件侦查期间。

8月20日,沙特媒体《今日》(al-Yaum报导,8月19日有千名女性未经监护人同意从东部省各口岸出境,可前往科威特、巴林、阿联酋、卡塔尔(暂时关闭)和阿曼等国。

人权观察曾记录网络与手机应用程序Absher如何被用来限制女性的行动自由。人权观察近日访谈多人,证实该APP截至8月21日尚未提供女性线上申请护照功能,男性监护人仍然可以用它来对女性家属出行进行准驳。然而,政府护照部已通过推特表示,满21岁女性可以亲自到场申领新护照或延长效期,并表示将会更新Absher平台。

内阁会议7月的决定也在女权其他领域实现多项进步。尽管这些改革非常重要,沙特女性仍然要得到男性监护人同意才能结婚或从监狱释放。此外,因为没有反歧视法,政府没有义务积极消除实际上的歧视,例如:女性要离开女性庇护所必须得到男性监护人的同意;医院若要执行涉及生殖健康的手术,包括为抢救母体而进行人工流产,也必须先得到男性监护人的许可。虽然劳动法改革禁止雇主在就业方面歧视女性,但当局并未说明如何落实禁令。

尽管有民事地位法的改革,女性仍在婚姻、家庭、离婚和有关子女决策(如监护权)方面受到歧视。男人仍然可以对其监护下的女儿、妻子或女性家属提出“不顺从”的控告,强迫女性回到男性监护人的住宅或者入狱。

 “这一系列修法是沙特阿拉伯历来最大幅度的女权改革之一,也是首次大幅跳脱让女性一生受制男性的男性监护制度,”贝冈说。“现在,沙特当局应根除其他歧视女性的法律和实践。”

此外,至少五名女权人士尚在羁押,包括卢贾因・哈特罗尔(Loujain al-Hathloul)、沙玛尔・巴达威(Samar Badawi)和尼斯马・萨达(Nassima al-Sadah),另有许多女性虽然获释,但随时可能因司法判刑再度入狱。哈特罗尔入狱已逾一年,她和其他女权人士都表示曾在拘留时遭受酷刑和性骚扰。她们被控的“犯罪”大多涉及和平的人权工作,包括倡导女权和呼吁废除男性监护制度。

 “沙特当局不该再玩这种两手游戏,一边接受改革诉求,一边把提出诉求的女性投进监狱,”贝冈说。“沙特当局必须立即释放女权人士,撤回对她们的所有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