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妇女外出须著头巾,2018年2月7日摄於首都德黑兰街头。一连串前所未有的反对伊朗强制女性戴头巾抗议活动,虽然参与人数微不足道,仍再次激起自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以来从未止息的争论。

© 2018 ATTA KENARE/法新社/盖帝图片社

伊朗压制女权的最新行动在法庭中静静发生。

7月31日,三名女性,包含一对母女,因为抗议强制著头巾的立法,被德黑兰法院判刑入狱。

这三人都是过去两年因为违反政府规定的女性著装标準而被捕的数十人之一。

4月10日,23岁女权人士雅莎曼.艾瑞亚尼(Yasaman Ariyani)在德黑兰近郊卡拉季(Karaj)县的家中遭警察逮捕。次日,艾瑞亚尼的母亲穆妮蕾.阿拉卜肖希(Monireh Arabshahi)前往德黑兰检察署探视女儿时也被当局逮捕。两星期後,第三位女性莫吉冈.凯夏瓦兹(Mojgan Keshavarz)则是在家中,当著她的9岁女儿面前被警察带走。

她们被捕前,一段影片在网上疯传,片中这三位女性没有戴头巾,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当天,向德黑兰地铁上的女性乘客分送鲜花,号召她们团结对抗强制戴头巾的规定。“总有一天,我们不需要再争取最基本的人权,” 阿拉卜肖希在影片中说道。艾瑞亚尼则对一位穿著黑色罩袍的妇女说,希望有那麽一天,“不戴头巾的我和戴著头巾的你” 能够併肩走在大街上。

7月31日,德黑兰革命法院第31分院宣布,前述三位女性均以“集会串谋妨害国家安全罪”判刑五年,以“反政府宣传罪”判刑一年,以“支持鼓励(道德)腐败及卖淫罪”判刑十年。此外,凯夏瓦兹并以“侮辱圣人罪”判刑七年半。若上诉维持原判,这三位女性将被执行最高刑期:十年。

伊朗历史上曾多次规定女性可以或不可以穿什麽服装,违反女性的基本人权。1930年代,当时的统治者礼萨国王(Reza Shah)禁止女性戴头巾,下令警察强迫女性除去头巾。1979年伊朗革命後,伊朗当局又实施强制著装标準,要求妇女一律穿戴头巾。

每一个时代的伊朗妇女都曾挺身反抗这种不公平的规则,现在他们再次发出挑战,不惜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是时候了,伊朗政府应当尊重女性按自己喜好穿著打扮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