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出席新闻发布会,土耳其,伊斯坦布尔,2017年2月10日。

© 2017 路透社
葡萄牙前总理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2016年当选联合国秘书长时,许多人权工作者额首称庆。众人期待他将捍卫人权的热情带进联合国总部,一如他担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十年期间的表现。

然而,古特雷斯几乎对最严重的侵权行为也保持沉默。无论是沙特阿拉伯政府谋杀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美国特朗普政府将移民儿童与父母拆散、或是俄罗斯与叙利亚联军在叙利亚轰炸医院,古特雷斯都没有点名批评加害者,只是说些原则性的空话。

这种做法早该扬弃,否则只会鼓励世界各地独裁者。古特雷斯应该提醒所有侵犯人权的政府,联合国不仅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工具,也不仅是国际安全论坛,它是人权的护卫者。联合国必须得到成员国的合作,但也必须划出清楚的红线──包括在公开和私下场合──制止各国政府轰炸平民或监禁、刑求、谋杀异议人士。古特雷斯应当表明,他随时愿意点名批判个别政府及其领导人。

古特雷斯上任时确实面临困境。当时意外当选美国总统的川普就职还不到几天,媒体就报导他準备签署行政命令,大幅删减对联合国的捐助。这将严重削弱联合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为儿童接种疫苗以及保护战区平民的能力。

所幸,这项行政命令胎死腹中。儘管川普政府仍持续抨击它所厌恶的联合国多项计划,但美国国会并未同意行政部门大幅删减联合国经费。

然而,古特雷斯面对美国和其他强权仍然谨小慎微。例如,他一直不愿公开谴责中国将高达百万的突厥裔穆斯林关进“政治教育”营,反倒大力讚扬北京不顾人权的“一带一路”倡议。遭到大规模任意拘留的受害者们当然和其他地区被严厉镇压的受害者一样,感到被联合国领导人背弃。

古特雷斯也放弃了联合国机构对重大侵权事件进行实况调查的职权。无论是两名联合国专家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遇害、化学武器被投放在叙利亚、还是卡舒吉惨遭虐杀,古特雷斯及其团队似乎特别善於为自己的无所作为辩护。

显然,古特雷斯认为这是让联合国度过难关的最佳方式。但尸位素养无助解决问题。联合国官员坚称古特雷斯选择在闭门场合讨论人权议题。但闭门沟通不会有用,除非他能在对方拒绝改弦易辙时影响其重大利益。然而联合国秘书长缺乏各国政府拥有的谈判筹码,例如针对性制裁。他手上唯一有力的筹码是他一直不愿使用的公开发声。由於他从来不会公开谴责,叙利亚、沙特阿拉伯或中国等侵权政府也就不必付出名誉代价。

古特雷斯应该利用他剩下的两年半任期,充分行使《联合国宪章》赋予的权力。他应该授权成立实况调查团,追究严重侵权案件的责任。他应该就紧急状况提请安全理事会关注。他这样做只有一次──针对缅甸军方对罗兴亚穆斯林的族群清洗──但事後并未积极跟进。像这样主动设定议程本应是他的重要工具。

关键在於,他应当在重大议题上发声,使联合国人权高专的呼吁产生更大的影响力。他应该认识到,仅仅重申一般原则於事无补,因为这样无法让人感到必须改变的迫切性。面对成员国侵犯人权的举动,他该做的毋宁是大胆而明确地加以批评。

古特雷斯不需要完全放弃静默外交,但私下沟通若不成必须公开点名批判才会更有说服力。更加直言不讳当然可能惹恼某些国家,但将有助於恢复联合国秘书长的威望,證明他是一位愿意履行职责、保护弱势群体的世界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