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brella Movement leaders hold a banner before entering court in Hong Kong, April 24, 2019.

© 2019 AP Photo

4月24日,九位2014年争取民主的“雨伞运动”领袖以公众妨扰等罪名被香港区域法院判刑。占中九子中两人被判入狱16个月,其他人被判刑8个月或社会服务令等刑罚。

我们早已习惯中国颠倒黑白,如今香港也渐渐步上後尘,事实可被恣意翻转,推动改革人士竟受惩罚。

这是香港艰苦的一年里,又一令人难以接受的结果。我们正準备迎接引渡法的修改,如果通过,香港政府将可把在中国大陆被控犯罪人士移交中国处置,鉴於中国政府擅长编造罪名监禁异议人士的纪录,其後果令人脊凉。

我们也将迎来国歌立法,“不尊重”中国国歌的行为最高可判囚三年。中小学校学生“不尊重”国歌的,按教育局局长说法,将「由校方决定”是否给他们一点惩罚。对於早在1997主权移交之前嚐过自由滋味的香港人而言,孩子可能因为拒绝歌颂中共而受罚,即将成为令人心寒齿冷的现实。

雨伞运动──数十万人和平占领街头长达数月,但其民主诉求至今未获回应──落幕五年来,香港和中央政府正加速将这个城市的自由抽空。

已经当选的立法会议员被免职,持有异议的候选人被取消参选资格。和平主张香港独立的政党被查禁。外国记者会因为邀请港独人士演讲受到报复。数十名香港民主运动领袖被判刑。香港社运人士及其家属在内地遭到骚扰。持有外国护照的出版商和富豪从香港被绑架到内地,真相不明。

占中九子虽被定罪,但雨伞运动中萌发的政治意识,仍然埋藏在许多人心底。

这种意识已经培育出前所未有的香港人身份认同。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强烈认同自己的香港人身份,有时表现为对任何“本土”事物的浓厚兴趣。香港人写香港历史的书籍,在大小书店里琳琅满目。独立电影业者转而关注社会政治题材,以2025年香港为主题的反乌托邦电影《十年》成为2015年票房黑马。

年轻人愈来愈乐於保存香港的重要文化遗产,例如重振稻米种植。根据香港大学民调,中国人身份认同以及对中国大陆的好感,双双降至历史新低。

香港目前这种现象令人感到似曾相识,尤其在中国边陲地区:中国政府越是压迫少数族群,越是激发他们的独特身份认同。西藏人和维吾尔人的遭遇不尽相同──从宗教被迫“中国化”到任意抓进“政治教育营”接受思想“矫正”──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都没有好事。

不过香港也有独特之处。过去百年来,它为中国大陆各种阵营的哲人义士提供避风港。但在习近平日益紧缩的政策下,中国政府正在设法拔去国土上最後一块自由领域。

中国政府也许成功一时。但正如占中九子之一、75岁的朱耀明牧师在其陈情书所言:“我们没有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