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出席新闻发布会,土耳其,伊斯坦布尔,2017年2月10日。

© 2017 路透社

第一个五年任期刚过一半,避谈人权已逐渐成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特色──尽管重大人权问题正四处蔓延。

联合国秘书长公开表达抗议当然必须瞻前顾后。他一面要扮演沉默的争端调解者,一面又必须代表联合国的核心价值。高调支持人权可能会失去某些外交沟通的机会,但保持沉默又会留下联合国漠视暴行、背弃受害者的印象,不利于促成和平。古特雷斯显然坚持站在静默外交一边。

他在上任之初,正值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前后,就已定下这个调子。对于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古特雷斯一直等到许多国家发声谴责之后才加以批评──而且没有点名特朗普。

古特雷斯也许不想让特朗普找到停止资助联合国的藉口。但这种不愿表示公开抗议的态度,也表现在他处理其他大国政府的方式,包括沙特阿拉伯、中国和俄罗斯。

尽管已有许多国家发言关切中国拘留一百万突厥裔穆斯林──以维吾尔人为主──并予强迫政治思想灌输。古特雷斯至今在公开场合未置一词,反倒盛赞中国高速发展,铺上红地毯欢迎习近平主席来访。

古特雷斯也一再拒绝依据职权对重大人权侵犯成立实况调查团,不论是沙特阿拉伯残杀《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卡舒吉、叙利亚在国内使用化学武器、或两名联合国制裁监察员在刚果遇害的事件

对于特朗普政府为抵制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调查美国在阿富汗实施酷刑问题而将其入境签证注销一事,古特雷斯也保持沉默,仅仅通过发言人婉言规劝美国善尽其作为联合国所在国的法律义务。相对地,古特雷斯出席非洲联盟峰会时却毫无必要地与时任苏丹总统巴希尔并肩合影,后者当时已因在达尔富尔涉嫌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而被国际刑事法院通缉。

在极少数情况下,古特雷斯曾秉持原则为人权发声,例如反对危地马拉总统莫拉莱斯因本身贪腐被调查而欲打击联合国支持的危地马拉有罪不罚问题国际调查团的行动。2017年9月,古特雷斯曾向安全理事会要求阻止缅甸军方对罗兴亚穆斯林的种族清洗,尽管遭安理会置之不理后便未再跟进。

不过,在大多数人权议题上,从联合国总部38楼传来的声音只有沉默。

古特雷斯无疑是一位技巧纯熟又谨慎的外交官,但他决定对人权问题保持低调,尤其是在武装冲突以平民为目标的时候,实在并非正办。

叙利亚军方靠着俄罗斯、伊朗和真主党撑腰,在反政府部队占领区有计划地攻击平民和包括医院在内的民用设施。在也门,沙特为首的联军一再攻击商场、清真寺、葬礼甚至校车,同时持续进行封锁,使数百万人濒临饥饿世上最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因此雪上加霜。缅甸军方实施普遍有计划的谋杀、强暴和纵火,逼迫超过73万罗兴亚穆斯林逃往孟加拉。假装这些冲突可以在不触及核心人权问题的情况下获得调停,将使谈判桌远离冲突现场的丑恶现实。

叙利亚和平谈判多年来不断重启又叫停。古特雷斯若不愿要求叙利亚政府为冲突核心的绝大多数暴行负责,只会让和平愈加遥不可及。

独裁者的崛起是对人权的根本威胁,古特雷斯对此也一言不发,即便他并不负有调停任务时也是如此。

前几任联合国秘书长比较善于取得平衡。安南在人权议题上的发言无疑提高了他作为调停者的权威。潘基文提出“人权先行”倡议,使联合国派驻人员不必为了与当地政府搞好关系而不敢抗议眼前的暴行。古特雷斯接任后,却把这项重要倡议搁在一边。

两年多来,古特雷斯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公开捍卫人权。他想要专注于内部改革,又需要稳住与特朗普的关系。但今天危机已经太过严峻,受害的平民人数太多,不容古特雷斯将自己的工作降格为和事佬。

公开抗议绝非易事,经常要付出政治的甚至个人的代价。但这是领导人必须付出的代价。古特雷斯应当证明他有能力全面履行作为联合国秘书长的职责。过分沉默的外交正在削弱他的威望和对联合国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