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籍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在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讲话,2017年5月19日。 基於西敏寺治安法院2012年发出的逮捕令,阿桑奇已於2019年4月11日在该大使馆被捕。

© 2017 美联社/Matrix/MediaPunch/IPZ

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上週在伦敦被捕并可能引渡美国受审,引发各界对新闻自由的强烈忧虑。然而在此同时,我们不该忘记阿桑奇也是一宗强暴案的被告。

阿桑奇7年前逃进伦敦厄瓜多尔大使馆,原本是为避免被引渡到瑞典受审,因为他在瑞典遭到两名女性指控非法强制、性侵扰和强暴。他拒绝离开大使馆的理由是,如果美国有意以洩露外交电文起诉他,瑞典无法保證不把他引渡到美国。

由於阿桑奇一直躲在大使馆内,执法部门不得其门而入,对他的非法强制和性侵扰等指控均已超过追诉时效,换言之,因为躲得够久,他将不会遭到这两项罪名起诉。

强暴案也已停止侦办,但在2020年8月超過追訴時效前还可以重启调查。

瑞典检察机关可以决定是否发出欧盟逮捕令(European Arrest Warrant,EAW),要求引渡阿桑奇到瑞典。

阿桑奇将可在英国法院对逮捕令进行抗辩──正如他在逃进厄瓜多尔大使馆前曾失败的尝试一样。但若瑞典当局打算对阿桑奇案的後续处理做出决定,英国也应予以充分配合,包括给予瑞典当局充分时间做出决策。既然瑞典早在7年前就曾要求引渡阿桑奇,为公平起见,英国应当暂缓行动,等瑞典决定是否重提要求後,再处理美国上週提出的请求。 

如果瑞典要求引渡阿桑奇,只要瑞典拒绝将他送往任何可能使其遭受残忍及不人道待遇的地方,就不至於让美国起诉所引起的人权疑虑进一步加高。无论在瑞典或英国,阿桑奇同样都有机会主张引渡美国可能危及他的人权。

指控阿桑奇的被害人之一已经失去伸张正义的时机。英国应该给予瑞典检察机关足够时间,决定是否为另一原告争取站上法庭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