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召开前夕,一群解放军人大代表步出人民大会堂,2019年3月4日星期一。

© 2019 美联社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废止收容教育制度,这种制度可以不经审判拘押性工作者长达两年。有关当局应同时废除所有其他正式或非正式的任意拘留。

2019年3月5日,基本上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召开年度会议,讨论政治、经济政策并通过法案。由于议程不公开,外界尚不清楚是否将讨论收容教育制度。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已于2018年12月提出废除收容教育制度的建议,该制度迄今已实施27年。该委员会表示,收容教育制度已发挥“遏制不良社会风气蔓延”等成效,其运用逐年减少,各有关方面均已达成废止该制度的共识。

 “废除收容教育制度的呼声来自中国政府内部,是可喜的现象,”人权观察中国研究员王亚秋说。“中国人大代表们应倾听体制内专家的意见,结束这个让数十万性工作者遭受可怕虐待的制度。”

中国许多学者、律师和维权人士,以及包括人权观察在内的国际组织,长期以来一直呼吁关闭各地的收容教育中心,即关押被收容人(女性占大多数)的场所。

根据中国法律,性工作的所有方面──包括揽客、出售和购买性行为──均属非法。根据现行法,性工作相关犯罪多属行政违法而非刑事犯罪,且罚则多为罚款和短期警察拘留或行政拘留。但对于被认定累犯的,依法得处以最长两年的收容教育。

收容教育制度本来应该为性工作者及其客户提供教育支持(包括识字和职业培训)、健康监测(检查和治疗性病)以及工作经验。但人权观察的研究显示,在实务上,收容教育往往导致强迫劳动、肢体和性的暴力以及精神虐待

2013年,中国政府曾做出重大决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这也是一种任意拘留的制度,可不经法院审判,直接由警察将异议人士、宗教信徒、上访人员和被控其他轻微罪行的人士处以四年以下的拘留。然而,劳动教养废除后,当局仍以多种正式或非正式制度对人员进行任意拘留。

近年来,警方将许多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处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是一种刑事拘留,可将涉案人关押在不公开地点长达六个月。2017年,随著中共维持党内纪律的“双规”制度被废除,中国政府又创造出称为“留置”的秘密拘留制度,可将涉贪人员单独监禁──不得与律师或家属联系──长达六个月。

大量中国公民在中国政府否认存在的秘密非法拘留设施中被单独监禁数天或数月。 这些“黑监狱”设于酒店、疗养院和精神病医院等地。人权观察曾于2009年发布报告,记录这类设施中在押人员所受到的严重侵权行为

在新疆,当局自2016年起加强大规模任意拘留,包括在正式的看守所和监狱,以及毫无法律依据的“政治教育”营区。人权观察曾于2018年发布报告,记录以上情形。

 “没有什么比中国持续实施任意拘留更清楚说明中国政府并无落实'法治'的诚意,”王亚秋说。“北京应废除一切形式的任意拘留,确保犯罪嫌疑人得到公正审判,并使性工作完全去罪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