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斋节前夕,中国警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艾提朵尔清真寺附近的夜市巡逻,2017年6月25日。

© 2017 美联社图片/Johannes EISELE

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居于守势,忙着驳斥1百万突厥语系穆斯林在新疆遭受非法拘留和其他人权侵犯的说法。12月,北京邀请一批大多来自非西方国家的驻华使节和记者参加新疆“团体旅游”,包括访问指定的“政治教育”营区。中国官方媒体描述这次参访圆满成功,各国──包括印尼──外交官对相关设施留下“良好印象”。

如此的外交词令是否正确反映雅加达立场?印尼会不会声援在中国受到迫害的穆斯林,如同它为缅甸穆斯林发声?

过去两年来,联合国各机构和许多人权团体都曾报导中国政府利用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名义侵犯人权。人权观察靠着目击者陈述和中国政府文件,详细记录了新疆各地发生的任意拘留、政治灌输、群众监控以及对宗教与迁徙自由的严格管制。

例如,我们公开了官方发布的“宗教极端主义75种表现”,揭露中国当局将“在住处存放大量食品”和“突然戒酒戒烟”的人视为带有嫌疑。

法国新闻社仔细研究新疆“政治教育”营区主管当局发出的1千多则采购公告,发现这些单位征购的物品包括电牛棍、电击枪和狼牙棒。中国政府宣称营区内人员都是自愿前来学习职业技能的说法,和法新社的发现显然大异其趣。

面对此一人权危机,印尼政府的反应只能说是虚应故事。尽管许多穆斯林团体要求对新疆情势发出抗议,印尼外交部仅仅召见中国大使表达关注,并要求中国大使和印尼穆斯林团体直接沟通。同时,印尼政府继续维持对新疆问题的官方表述:雅加达“不干涉”中国“内政”。

中国的新疆危机是习近平于2013年掌权后,中国普遍加强高压统治的一个方面。2018年3月,习近平又删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重新调整中央政府架构,使中国共产党──以及他自己──掌握更大权力。

印尼既已参与中国政府提倡的“一带一路”基础建设计划,就应当留意这个强大邻国在其少数民族政策中反映出的种族主义和伊斯兰恐慌症,以及它不分国境内外的广泛高压手段。

印尼政府官员应在公开场合或私下会晤中国高官时,为新疆突厥语系穆斯林仗义执言,理由不仅在于当地侵权的严重程度,而且因为印尼本身做为多元文化的亚洲国家,声援更有分量。印尼也可以在伊斯兰合作组织做为其他穆斯林占多数国家的表率,让中国政府诬指新疆问题为西方阴谋的说法不攻自破

印尼政府应与其他国家一同在今年3月于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施压,要求开放新疆。伊斯兰合作组织已于1月20日在推特宣布将组团赴新疆访问,但未说明细节。印尼政府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此行充分自主

印尼应与其他有关国家合作,组成为新疆问题向北京施压的国际联盟。即使采取“静默”外交,其重点也应包括推动释放遭非法拘押穆斯林学者知识份子

任何较温和的方式,都会令人误以为印尼是一个只要遇到困难就可能放弃原则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