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记者瓦隆(Wa Lone)、觉索乌(Kyaw Soe Oo)由警员押送步出法庭,缅甸仰光,2018年1月10日。

 

© 2018 Lynn Bo Bo/欧新-埃菲社

(纽约)-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9世界人权报告》中指出,缅甸政府在2018全年持续对罗兴亚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民族犯下重大暴行。民主空间因为政府不断加强扼杀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的行动而逐渐消逝。

联合国调查发现,缅甸军方自2011年起在若开邦、克钦邦和掸邦的军事行动,触犯“国际法上的最严重犯罪”,并呼吁对军方高层官员进行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调查与起诉。

“缅甸安全部队令人咋舌的残暴行为已经铁证如山,”人权观察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然而,昂山素季政府没有对军方的暴行采取行动,反而极力予以否认,背叛了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过去拥护的正义与自由理念。”

这是人权观察连续第29年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674页,检视全球逾百国人权实践。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在报告导论中指出,民粹主义持续在许多国家散播仇恨与不容忍,但现已激起反弹。尊重人权国家的新兴联盟,通常亦在公民团体与社会大众的鼓励与投入之下,正在提高专制滥权的成本。它们的成效足以证明,即使在黑暗笼罩的时代,捍卫人权仍然是可能的──更是不可逃避的责任。

已有超过73万罗兴亚人逃抵邻国孟加拉──包括2018年新抵达的15,000人──逃避缅甸军方自2017年8月起的族群清洗行动。估计还有50万罗兴亚人在若开邦陷于困境,面临政府迫害、暴力、迁徙极度困难以及粮食和医疗被剥夺。返回缅甸者可能遭到当局逮捕和酷刑

缅甸政府在整个2018年都宣称它随时可以接收遣返难民,却未曾表现诚意,既没有为安全与尊严的返国创造条件,也不去解决造成这次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一片谴责声中,孟加拉和缅甸没有征询罗兴亚难民社群的意见,就企图在11月展开遣返作业。由于罗兴亚人无一同意返国,孟加拉当局被迫延后遣返工作。

缅甸当局一再否认安全部队曾发生暴行,虽然连续成立多个调查单位,但全都缺乏独立性与公信力。当局禁止独立调查机构进入若开邦,还严惩报导军方暴行的本国新闻记者。9月,仰光法院引用殖民时代的《官方秘密法》,将报导军方在印丁(Inn Din)村屠杀罗兴亚人的路透社记者瓦隆(Wa Lone)、觉索乌(Kyaw Soe Oo)判刑7年。尽管有目击证人指出他们两人于2017年12月被捕是被警方栽贜,而且检方起诉过程不乏前后矛盾及程序违失,法官仍将两人定罪。

缅甸政府日益仰赖压迫性法律,在全国各地逮捕、监禁和平言论与集会人士,尤其常用刑事诽谤罪。由于起诉案件增加对国内媒体产生寒蝉效应,记者愈来愈难以进入冲突区域进行采访报导。

在克钦邦、掸邦和克伦邦,军方和少数民族武装团体之间的军事冲突在过去一年更加剧烈,导火线是大型开发项目和有关天然资源的争议。平民日益面临各种危险,包括援助物资受阻、无区别攻击和强迫迁移。全国和平进程陷入僵局,无法获得各少数民族武装团体的信任或认同。

缅甸正因军方暴行而面临日益高涨的国际谴责声浪。过去一年内,欧洲联盟、加拿大、美国与澳大利亚已对多名安全部队指挥官实施制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也成立机制,收集重大犯罪的证据并建档以供日后起诉。然而,人权观察指出,关键的问责行动仍不易实现,包括经由安理会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唯有更强烈的国际行动,才能推倒有罪免责这道数十年来掩护缅甸军方的高墙,”亚当斯说。“要为罗兴亚人和其他受害者伸张正义,就必须同心协力透过果断措施追究暴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