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圣淘沙岛会晤,2018年6月12日。

 

© 2018 美联社/Evan Vucci

(首尔,2019年1月17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9世界人权报告》中指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两国总统的峰会,以及逐步重返国际社会,都没有改善朝鲜的人权问题。朝鲜仍旧是全世界高压统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朝鲜有系统侵害人民权利。妇女、儿童、身心障碍者等众多弱势群体的权利,都无法得到政府保护和促进。政府利用一般民众──包括未成年人──的强迫劳动来管控人民、支撑国家经济。

“在世界各国张开双臂迎接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同时,人人都不应忘记他的政府实际上靠著酷刑、处决、性暴力、强迫劳动和死亡集中营,制造恐怖以榨取人民的効忠,”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既然朝鲜人民被迫噤声,国际社会有责任确保以人权诉求做为与平壤一切交往的核心。”

这是人权观察连续第29年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674页,检视全球逾百国人权实践。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在报告导论中指出,民粹主义持续在许多国家散播仇恨与不容忍,但现已激起反弹。尊重人权国家的新兴联盟,通常亦在公民团体与社会大众的鼓励与投入之下,正在提高专制滥权的成本。它们的成效足以证明,即使在黑暗笼罩的时代,捍卫人权仍然是可能的──更是不可逃避的责任。

朝鲜女性的日常生活,不管是在黑市(jangmadang)经商,搭乘火车或其他交通工具,或应付警察及其他安全官员,包括在监所中,都要经常面对政府官员施加的性和性别暴力。“市场保安或警察随时可能叫我跟他们走,到市场外的空房间或他们另外找的地方,” 吴贞姬(Oh Jung Hee)说。她是一位四十多岁、来自两江道的前商贩,2014年逃出朝鲜。她说自己曾多次受到性侵,“他们拿我们当[性]玩物。我们[女人]只能任凭男人摆布。”

朝鲜已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人民的公民和政治权利几乎完全被剥夺。基本自由受到的限制包括禁止言论、宗教、良心、集会和结社自由。一切有组织的政治反对力量、独立媒体、民间社团或自主工会一律禁止,任何人企图在政府控制之外组织社团必将遭到严惩。朝鲜司法系统完全受到朝鲜劳动党和政府控制。政府在拘留所里刑讯逼供,在类似俄国古拉格(政治犯集中营)的监所实施强迫劳动,并且利用公开处决人犯来维持恐怖气氛,让人民不敢反抗。

政府严格限制非法越境前往中国,并与中国当局协力捕捉、遣返朝鲜难民,朝鲜人民若未经许可离开朝鲜将遭受酷刑、监禁,未经许可与国外联系也要受罚。

基于政策,朝鲜拒绝配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驻首尔办公室,以及联合国朝鲜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金塔纳(Tomas Ojea Quintana)。

世界各国政府持续施压朝鲜,接受并落实2014年联合国调查委员会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调查结论。该委员会发现,朝鲜政府犯下多种危害人类罪行为,包括灭绝(extermination)、谋杀、奴役、酷刑、监禁、强奸和其他形式性侵、以及强迫人工流产。平壤持续否认上述发现。

2018年3月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经表决通过决议,强调有必要推动问责机制,确保应为危害人类罪负责的朝鲜官员最终受到司法追诉。12月17日,联合国大会不经表决通过决议,对朝鲜人权情势予以谴责。

“全面实施威权统治,靠著人民对政府的恐惧巩固政权的朝鲜,至今仍是联合国人权框架所面临的最严酷挑战,” 罗柏森说。“关键在于,美国、欧盟和其他国家必须加强努力,让金正恩及其高级官员对他们侵犯人权的涛天罪行负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