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摄于国际网络安全会议,莫斯科世贸中心,2018年7月6日。

© 2018 Mikhail Metzel/盖帝图片摘自塔斯社

“我没有理由[怀疑]其中有任何逼迫或不当。”

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于尔根・施托克(Jurgen Stock)11月8日谈到前主席孟宏伟的下落时这么说,再过几天,该组织即将在年度大会上风风光光选出孟宏伟的继任者。

孟宏伟在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兼中国公安部副部长任内,于9月底返回中国后失踪。10月7日,中国当局将孟宏伟的辞职信转交国际刑警组织,但没有说明他的下落或状态。国际刑警组织仅发出推特表示收悉孟宏伟“辞职”,却没有表达任何关切。孟宏伟在国际刑警组织的简历资料迄今没有提到他被强迫失踪或“辞职”。

当孟宏伟在2016年通过选举出掌这个居全球警察要津、并以维护《世界人权宣言》为使命的机构,人权观察曾经致函施托克,细数中国警察对国内外人权的侵犯,中国政府对国际刑警程序的滥用,以及孟宏伟本人的可疑背景。我们没有收到回覆。几个月后,我们发布调研报告,详尽说明中国当局对国际刑警通告对象的骚扰,但国际刑警未予置评。

从孟宏伟就任国际刑警主席,到他掉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反腐行动的政治黑洞消失的这两年之间,中国警察涉嫌在新疆任意拘留上百万突厥语系穆斯林强迫人权律师失踪,以及对在押嫌疑人酷刑逼供

没有理由怀疑有任何不当?施托克对孟宏伟“辞职”的反应,对国际刑警的形象不利,它原本以提供“刑事情报分析”和培训“第一线警员的调查技巧”的能力自豪。

施托克强调,国际刑警的规则“不允许他探询[孟宏伟的]下落。” 但若该组织领导层希望重建大受损伤的公信力,有个最简单的办法不妨一试:对一位在极度可疑情况下人间蒸发的同事表现出起码的关切。天底下没有任何规则不准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