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地区的维族居民在已故中国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雕像下小憩,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17年3月23日。

 

© 2017 路透社/Thomas Peter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一般只会为视察衝突区域而离开纽约市,但他们这个月即将启程访问中国。目前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的中国,计划藉这趟访问展示深圳和广州的建设,并凸显中国对全球各地联合国维持和平任务的贡献。至今,安理会各成员国外交官似乎满意行程安排,无视当前重大问题:中国政府持续镇压1,300万突厥语系穆斯林,其中一百万人被任意拘押在“政治教育集中营”。

​今年,安理会15个成员国的大使曾访问阿富汗缅甸与孟加拉、以及刚果民主共和国。除了在首都拜会政治领导人,这些外交官也会见当地衝突与暴力的受害者。不幸,他们在中国似乎没有这样的机会。

中国政府因为在国内国外迫害突厥语系穆斯林,包括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正面临日益强烈的批评。本月稍早,许多安理会成员国大使在日内瓦的同事们,包括荷兰、美国、法国、英国和瑞典代表,才刚向中国提出尖锐质疑,并要求中国改变对新疆的政策。虽然中国外交官辩称集中营不过是加强的职业训练,但有坚实證据──包括人权观察的研究──表明事实并非如此。前在押人员指出,集中营使用殴打、吊掛天花板和脚镣手铐等多种酷刑和虐待。文件显示,主管集中营的地方政府官员采购了成千上万的警棍、电棒、手铐、电击枪和胡椒喷雾器──很难说是职业训练用品。

在2018年访问中国却不到新疆,就好像在种族隔离最严重的年代访问南非却忽略罗本岛上的政治犯。

安理会除中国外的14个现任成员国若接受中国提出的访问条件,可能会加剧新疆的侵权状况。这趟访问将检验一种想法,即强权国家只要打著主权的幌子就能恣意施暴而不受问责。安理会外交官究竟是要配合装聋作哑呢,还是利用这趟旅程引起世人对如此巨大不义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