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列德.哈山。

© 2018 私人提供

比起保护公民免於酷刑和强迫失踪,埃及政府更喜欢批评和攻击那些呼籲追查的团体。

几星期前,人权观察公佈了拥有美、埃双重国籍的纽约计程车司机卡列德.哈山(Khaled Hassan)遭埃及安全部队强迫失踪并施以酷刑的證据。但埃及政府不但没有回应我们的呼籲展开调查──实际上连一声关切也没有──反由国家情报局(SIS)对付通风报信者。埃及政府彻底否认一切错误,并不断设法中伤人权观察和其他人权团体。

哈山今年1月遭埃及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强迫失踪,直到5月才被移送检察机关。在中间这几个月,哈山说,他被官员殴打、长时间体罚并施以电击酷刑,还被强姦两次。他的伤痕照片经法医专家检视,證实符合他所描述的酷刑。

失踪期间,哈山的家属多次向埃及当局申诉,但没有收到说明其下落的任何通知。

另一起案件是失踪的埃及人权律师伊扎特.洪宁(Ezzat Ghoniem)。

洪宁被羁押候审好几个月,直到9月4日由法官下令释放──条件是他要定期到派出所报到。但他没有被警方释放,反而从监狱移到派出所拘留并切断对外联繫,从此音讯全无。人权观察一再向情报局查询他的状况,但从未得到答覆。

这只是埃及在塞西总统任内数以百计酷刑、失踪案件之中的两个例子。

酷刑和强迫失踪都是国际法和埃及国内法上的犯罪行为。虽然埃及行政法院已下令赔偿数以百计被埃及官员刑求的被害人,无异於官方承认酷刑普遍存在,但政府仍旧一概否认或最多表示刑求只是“孤立事件”。极少官员被因此定罪,而且近十年来都没有任何国家安全局官员被判有罪,即便所有最严重的侵权案件都在该局监督之下。

埃及官员表示,他们的目的是保护国家,防範非法暴力团体。但政府本身强迫嫌犯和政治反对人士失踪并施以酷刑,将造成法治失灵,却看不出这样做如何能加强保护公民。

与其一味打击抹黑批评政府人士,埃及政府和情报局毋宁应当与人权团体进行有意义的对话,允许他们在国内自由开展工作,使酷刑加害人受到法律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