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官员性侵强奸女性不受究责

朝鲜官员实施性暴力几乎不必担心后果。该国政府既不针对举报进行调查起诉,也不为被害人提供保护与服务,甚至不近情理地宣称该国几不存在性别歧视和性暴力。许多朝鲜人士告诉人权观察,只要有权官员“看上”一个女人,她就别无选择,只能顺从他的任何要求,不论是性、金钱或其他好处。

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朝鲜官员实施性暴力几乎不必担心后果。该国政府既不针对举报进行调查起诉,也不为被害人提供保护与服务,甚至不近情理地宣称该国几不存在性别歧视和性暴力。

这份86页的报告,《‘你会在夜里莫名哭泣’:朝鲜女性普受性暴力侵袭》(摘要和建议以中文提供)记录违反意愿的性接触和性暴力在朝鲜已普遍到被接受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许多朝鲜人士告诉人权观察,只要有权官员“看上”一个女人,她就别无选择,只能顺从他的任何要求,不论是性、金钱或其他好处。多位女性受访者表示,这些性掠夺者包括党的高阶干部、监狱和拘留场所的警卫和审问官、警察及秘密警察官员、检察官和军人。但朝鲜女性害怕遭到社会污名或报复,而且缺乏甚至完全没有救济管道,因此很少举报性侵。

“性暴力在朝鲜是公开、不受重视而且普获容忍的秘密,” 人权观察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朝鲜女性若认为有机会伸张正义,可能会说‘Me Too’,但她们的声音被金正恩的独裁堵死了。”

人权观察访谈了54名朝鲜脱北者(均为2011年金正恩掌权以后离开朝鲜)和8名叛逃国外的前朝鲜官员。有8位曾被拘留或监禁人士表示,她们曾遭办案人员、监所人员或狱警(隶属民警或保卫省秘密警察)施加性暴力、言语暴力和侮辱待遇。21名女商贩说,她们曾在商旅途中遭到警察或其他官员的性暴力或违反意愿的性邀约。

1990年代晚期起,许多不必为政府服劳役的已婚女性开始经商,成为家庭生计来源。但在这个弥漫性别歧视、将女性置于从属地位的国家,她们因为外出工作而面临性暴力的风险。

“只要他们有所欲求,市场保安人员或警察就会叫我跟著他们到市场外的空房,或其他由他们选定的地方,” 来自两江道、现年40多岁的前商贩吴贞姬(Oh Jung Hee)谈到她在2014年逃出朝鲜前多次遭到性侵的经验。“他们把我们当成[性]玩物...我们[女人]只能任凭男人摆布。” 她说这种事太过常见,男人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女人也渐渐习以为常,但是“有时候,突然之间,你会在夜里莫名哭泣。”

人权观察表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包括根深柢固的性别不平等模式,以及缺乏性教育或性暴力意识。此外还有不受制衡的权力滥用、社会经济变迁造成贪腐恶化、缺乏法治、对性暴力受害者的污名化、以及缺乏社会支持和法律服务。

女性遭秘密警察审问情形。曾被拘押女性表示,秘密警察经常在审问时骚扰她们。插图由前朝鲜宣传画家崔成国根据画家本人在朝鲜的亲身经历,及本报告受访者证言绘制。图中情节如与在世或已故真实人物雷同,纯属巧合;绘图目的在描写特定场景,而非真实人物或事件。

来自咸镜北道,2014年逃离朝鲜的三十多岁前商贩尹美和(Yoon Mi Hwa)谈到她在2009年尝试逃往中国失败,被羁押在清津集结所(jipkyulso即拘留中心)的遭遇:

每天晚上都有某个女人会被警卫带出牢房强奸。有一个警察特别可怕,我后来得知他的残暴是出了名的。每天只要有新的囚犯关进来,他就会找理由把某个在押者暴打一顿,让每个人都知道你得服从他。

她还说:

咔嗒、咔嗒、咔嗒是我听过最可怕的声音。它是我们牢房房门被钥匙打开的声音。每天晚上都会有警卫来开门。我总是静静站著,假装若无其事,盼望自己不是即将被警卫带走的那一个,盼望来者不是那个人。

同样来自两江道,2011年二度脱北成功的40多岁前农民朴英姬(Park Young Hee),曾在2010年春天首次企图逃亡时被中国遣返。保卫省秘密警察将她释放,交由咸镜北道茂山郡警察局监管后,她曾被一名警察带到附近看守所审问,被他乱摸且数次以手指插入阴部。她在中国时曾被卖给一个男人,这名警员便反覆要求她描述和那个中国男性之间的性关系。她告诉人权观察:“我的性命掌握在他手里,所以他叫我做什么、说什么,我只能服从。我还能怎么样?...我们在朝鲜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被扣上罪名,一切全看调查你的人如何认知或看待。”

人权观察表示,朝鲜政府应当承认性暴力问题,确保警察、检察官和法院将性暴力视为犯罪,于适当时对举报案件及时侦查起诉。政府应设立生殖健康和性教育课程,为被害人提供谘询、医疗和法律援助等服务,以及协助女性克服社会污名的方案。

2014年联合国朝鲜人权问题调查委员会也发现,朝鲜政府实施有计划的普遍、严重人权侵犯,足以构成危害人类罪。其罪行包括强迫人工流产、强奸和其他性暴力,以及对监所囚犯的谋杀、监禁、奴役和酷刑。该委员会表示,许多目击者均揭露“对女性的暴力不仅发生于家庭中,在公共场合殴打、性侵女性也十分常见。”

“朝鲜女性不应为了出门赚钱养活家人而面临被政府官员或工作人员强奸的危险,” 罗斯说。“金正恩及其政府应承认问题存在,采取紧急措施保护女性,为性暴力被害人伸张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