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2018年10月18日)-保护记者委员会、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组织和无国界记者今天表示,土耳其应紧急要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成立联合国专案,调查沙特阿拉伯著名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疑遭法外处决事件。

本案调查必须从相关情况中厘清沙特阿拉伯在卡舒吉遭强迫失踪和疑似杀害事件中的角色。它的目标应当是找出每一个应负责任者,包括所有与本案相关任务的下令、策划与执行者。

“土耳其应谋求联合国启动及时、可信且透明的调查程序,” 保护记者委员会副执行董事罗伯特・马洪尼(Robert Mahoney)说。“唯有联合国介入,才能防范沙特掩饰真相,或其他国家为维护与沙特的有利商贸关系而刻意转移焦点。” 

 Saudi journalist Jamal Khashoggi.

© 2018 Cemal Kaşıkçı

联合国调查程序取得的证据应予保存,以便未来起诉。调查工作组应获准进入其认有必要的任何地区,并得访问潜在证人或嫌犯而不受干扰。工作组亦应就其查有实据的任何涉案人员,提出司法究责的建议途径。

卡舒吉于2018年10月2日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从此音讯全无。沙特阿拉伯否认与卡舒吉失踪有关,声称他到达领事馆后已自行离去,但未能提出任何证据支持这种说法。

自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于2017年6月被立为王储,沙特当局便不断加强镇压国内不同政见,特别是有计划地打压异议人士,即使以和平方式促进与保障人权的意见也无法幸免。几乎所有人权护卫者和批评人士,包含神职人员、记者和学术工作者,都成为最近连串逮捕行动的目标。

卡舒吉失踪前一年多以来,已有许多记者因报导贪腐、女权和其他敏感议题而被捕。据保护记者委员会调查,其中数人被关押在不明地点,没有被控罪名。

多名人士,例如著名女权护卫者卢雅英・哈梭罗(Loujain al-Hathloul)、伊蔓・纳夫言(Eman al-Nafjan)和阿兹莎・尤塞夫(Aziza al-Yousef),都未被控罪名即遭任意拘留长达数月。这几位女性和许多其他维权人士一样,因和平行使言论、结社或集会自由而被送交反恐特别法庭审判,很可能通过极不公正的审判而面临长期监禁甚至死刑。

土耳其当局在10月2日卡舒吉失踪当天即已经宣布启动刑事侦查。为侦办本案,当局于10月15日进入沙特阿拉伯领事馆进行法医鉴识。由于侦办过程多次泄密,媒体已获知部分相关信息,包括据称有录音录像足以证明卡舒吉在领事馆内遭人故意杀害。

尽管沙特阿拉伯国王也已于10月15日下令检察官立案侦办卡舒吉失踪案,但因沙特当局可能涉入卡舒吉强迫失踪和疑遭杀害案,且沙国刑事司法系统欠缺独立性,沙特当局实施调查的公正性必将受到质疑。

卡舒吉的未婚妻,土耳其籍的海蒂杰・简吉兹(Hatice Cengiz)向媒体表示,卡舒吉10月2日进入沙特领事馆是为了领取他们两人的结婚文件,当时他把手机留给她,并指示她若两个小时还没见他回来,就要向土耳其当局示警。这是简吉兹最后一次看到他。土耳其当局认为,卡舒吉是在领事馆内遭沙国特工杀害并肢解。

“这样的过程更清楚说明,必须有公正、独立的调查,才能确立事实真相,为卡舒吉伸张正义,”无国界记者秘书长克里斯多夫・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说。“如果联合国真的致力打击对记者施暴免受究责的现象,最起码的要求就是承担本案调查,充分介入这起近年来最骇人的极端案例之一。”

类似的联合国调查不乏前例。2008年,巴基斯坦曾请求潘基文秘书长立案调查该国前总理贝娜齐尔・布托(Benazir Bhutto)遇刺案。结果联合国经调查发现,巴国办案人员的说法其实是在配合当局掩藏布托乃遭谋杀的相关事证

对卡舒吉强迫失踪和疑遭谋害案的调查应当尽速展开,并应做到彻底、公正和独立。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应指派富有国际办案经验的高级刑事侦查员为工作组领导。一旦完成调查,秘书长应公开发布报告,说明全案侦查发现,并对后续究责途径提出建议。

“贾迈尔・卡舒吉的家属和整个世界都有权利知道他的真实遭遇,”人权观察联合国部主任路易斯・夏邦努(Louis Charbonneau)说。“由于沙特阿拉伯可能涉案,该国的任何片面解释和单方调查都无法令人信服。唯有联合国具备足够的可信度和独立性,能够揪出卡舒吉遭强迫失踪的幕后黑手并绳之以法。”

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均应充分配合联合国调查程序,确保其享有查明卡舒吉案所需的一切必要权限和支持。为便利调查,沙特阿拉伯应立即放弃外交保护,包括1963年《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赋予所有相关馆舍、人员的不受侵犯权或司法豁免权。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也已呼吁撤销涉案人员的外交保护。

土耳其应移交所有证据,包括土耳其官员一再向媒体声称其所掌握足以证明卡舒吉在沙国领馆遇害的影音记录。既然沙特一概否认和驳斥有关该国涉及卡舒吉强迫失踪的说法,新成立的土耳其、沙特联合凶案调查组势将难获进展。

“如果沙特阿拉伯政府并未涉入卡舒吉案,则它将是联合国不偏不倚查明真相的最大受益者,”国际特赦组织纽约办事处负责人谢林・塔卓斯(Sherine Tadros)说。“若没有可信的联合国调查,沙特阿拉伯将永难洗脱嫌疑,无论该国领导人再怎么解释卡舒吉的消失都没有用。”

贾迈尔・卡舒吉是著名沙特记者,报导散见沙特阿拉伯《乌卡兹报》(Okaz)和《沙特公报》(Saudi Gazette)等阿拉伯文和英文报章,并曾两度出任沙特《国家日报》(al-Watan)总编辑。2016年12月,卡舒吉在华府一场活动中批评甫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曾遭沙特当局公开斥责。2017年6月,他从沙特阿拉伯逃往美国,此后定期为《华盛顿邮报》撰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