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台湾宪法法庭宣告婚姻限于“一男一女”的法律条文违宪时,平权婚姻支持者在场外庆祝拥抱。

© 2017 路透社

人权不应交由投票表决。但台湾正在这么做,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的权利因此面临挑战。

讽刺的是,危机缘起于台湾LGBT运动的一次重大胜利。2017年5月,台湾大法官会议宣布民法“一夫一妻”的婚姻定义违宪,要求国会在两年内完成修法或立法,使同性婚姻合法化。

为了规避这项释宪结果,“下一代幸福联盟”跨过联署门槛,发起了是否同意同性婚姻的公民投票案。不但基本人权可能被葬送,更使恶毒诳语充斥公共场域。“家庭制度崩坏将对社会造成重大打击!”下福盟发言人说。其他团体则提出另外两项公投:以民法婚姻以外形式保障同性伴侣关系,以及废止《性别平等教育法》有关同志教育的施行细则,后者有助保护弱势青少年免于校园霸凌。

台湾的公民投票已成为一场政治不宽容的国际代理人战争。美国的“全国婚姻组织”(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arriage)等团体,在美国无法对抗婚姻平权,却投入大量资源支持台湾的反平权运动,手段不脱负面刻板印象和诉诸恐惧这些老套招术。

令局面更复杂的是,LGBT维权人士也联署发起了支持婚姻平权的另一项公投,只要通过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的审查,也会在11月付诸票决。在“全球婚姻自由运动”(Freedom to Marry Global)支持下,同运阵营藉著传播婚姻平权对个人影响的真实故事,鼓励选民对反同婚公投投下“不同意”票、对已方公投投下“同意”票。

台湾“婚姻平权大平台”总召集人吕心洁说:“我们的对手以为,利用公投打击同性婚姻和年轻的LGBT人士,就可以阻挡台湾的LGBT平权运动。但他们大错特错。LGBT人士从未像现在一样被台湾社会看见──我们可以和家人、朋友、同事讨论为什么结婚很重要,为什么法律应该尊重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