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第六区警察局遭汽车炸弹攻击后冒起浓烟,2017年3月1日。

© 2017 Mohammad Ismail/路透社

这个月,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事即将届满17年,这场冲突开始之后出生的美国人也将达到从军年龄。在这场战争中,交战各方都曾犯下战争罪和重大人权侵害平民死亡人数达史上新高。但企求结束战争的美、阿两国人士不应忽略,某些做法恐将鼓励侵权行为,破坏极为脆弱的既有司法体制。

上星期在喀布尔接受电视专访时,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 亿万富豪、也是美国现任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的弟弟── 向阿富汗观众推销一项将战争民营化(privatize)的方案。普林斯说,藉由“聘雇退伍老兵指导员”协助阿富汗部队,他有把握“在方案全面启动后六个月内”结束这场战争。

民营承包商,包括黑水(Blackwater)公司雇员,从2001年以后就在美军部队中占了很大比例,而他们并不直接向军方负责。尽管依据《军事域外管辖权法》,他们若犯罪可能受到美国法院审判,但实际上几无先例。普林斯说,他的部队将受阿富汗法律管辖

普林斯的公司阿卡德米(Academi),原名黑水公司,曾在伊拉克涉嫌重大犯罪。2007年9月16日,黑水员工向伊拉克平民开火,击毙17人。虽有5名黑水员工于2009年12月31日以杀人或过失致死被定罪,但判决遭联邦法官推翻。全案于2013年重审。2014年10月22日,黑水员工史莱顿(Nicholas Slatten)以杀人罪被判终身监禁,另外三人则以无杀人故意的过失致死罪获判30年有期徒刑。然而,史莱顿的定罪判决又在2017年被上诉法院推翻,发回重审。2018年9月6日,该案重审以流审(mistrial)告终。

阿富汗在其安全部队成员涉嫌杀害平民等重大人权侵犯时,很少通过司法追究责任。在安全部队既可豁免罪责的情况下,若将他们交由民营军事承包商指挥,将来问责恐难上加难。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已否决普林斯的提案,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也未接受。他们都知道,阿富汗不需要我行我素的外国承包商。特朗普总统应当从善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