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年仅七岁的缅甸男童,去年8月跨界逃抵孟加拉前遭枪击胸部。他的父亲,50岁的穆罕默德・塔赫尔(Mohammed Taher)从身后抱著他。摄于孟加拉考克斯巴扎(Cox’s Bazar)附近的库图帕隆(Kutupalong)难民营医疗站,2017年11月5日。

© 2017 路透社/Adnan Abidi

(日内瓦)-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缅甸政府自2012年迄今为若开邦暴力事件成立了8个委员会,但全都无法对罗兴亚人遭受的暴行做出可靠报导,或为其伸张正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预期要在第39次会议中通过有关缅甸人权情势的决议,其中应包含成立专责机构收集证据,为将来可能检控预先备妥案卷材料。

自从2012年若开邦爆发暴力冲突,缅甸政府陆续成立了八个委员会,表面目的是为了调查人权侵犯,或为解决危机提供建议。没有一个机构针对罗兴亚人遭受严重犯罪进行问责。最新的一个委员会成立于2018年5月31日,由其组成和职权来看,它不可能比先前成立的其他委员会更有效。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应即刻采取行动保全证据,为缅甸重大犯罪的受害者建立寻求正义的途径,”人权观察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该理事会不应等待该国最新成立的委员会,因为它的目的似乎是在削弱和误导国际上采取行动的呼声。”

缅甸政府对这个最新成立的委员会的说明,显示它的主要目的是在解消国际压力。8月29日,总统发言人佐泰(Zaw Htay)表示,成立这个独立调查委员会是为了“回应联合国机构和其他国际社会做出的错误指控。”

该委员会要到2019年8月才会提交调查报告,而缅甸政府迄未说明该委员会的具体权限。委员会主席,菲律宾外交家马纳洛(Rosario Manalo),已明白表示无意寻求问责。在委员会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她说,“我向大家保证,没有人会受到责难,没有人会被点名批评,因为我们这样做没有意义。...点名批评不是一种外交手段。绝不能说‘就是你的责任!’”

另一位缅甸籍委员,昂敦德上校(Col. Aung Tun Thet),一再表现出偏见,曾在3月表示缅甸“问心无愧”,而且“在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没有族群清洗这种事情,更没有种族灭绝。”他也是2016年全国委员会的成员之一,该委员会彻底否定联合国调查报告的结论。

泰国外交家郭萨・朱迪昆(Kobsak Chitukul)辞去了该国政府先前成立的顾问小组席位,他表示,“这根本没完没了。明年又会有另一个委员会,另一个顾问小组。一切都是作秀──全是假象。这是一场骗局。”

联合国缅甸实况调查任务团于9月18日发布了400多页报告,记述缅甸安全部队在若开邦对罗兴亚人犯下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和疑涉种族灭绝罪,以及在掸邦和克钦邦严重侵权的详情。该实况调查团建议,人权理事会或联合国大会应以紧急事项,比照叙利亚机制,成立一个独立、公正的国际机制。

人权观察表示,眼前的当务之急,是保全缅甸全国各地重大犯罪的证据,以备有朝一日加以追诉。

“缅甸的最新委员会早已胎死腹中,” 亚当斯说。“联合国成员国不应受其愚弄而枯候新委员会为所当为,而应以行动确保缅甸的暴行受害者正义得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