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大学生冒著暴风雪过街,德黑兰,2010年11月8日。 

 

© 2010 路透社/Caren Firouz

每年此时,伊朗各大学研究所陆续公佈根据考生国考成绩决定的录取榜单。但过去十年来,当局悄悄阻止学运人士升学,在他们的报考资格打上代表「文件不齐」的「星号」。

昨天,赛亚・纳巴威(Zia Nabavi),一位曾因声援「被星号」学生入狱九年的学生,在推特上贴出高等教育部考试中心网站(Sanjesh)的截屏,显示他自己申请读研的文件也被加上了「文件不齐」的註记。即使在今年夏天的招生考试中,纳巴威的分数在两千多名社会学系考生中排名第九,也无法改变结果。
 
总统罗哈尼(Hassan Rouhani)在2013年竞选时,曾强烈抨击艾马丹加(Mahmoud Ahmadinejad)领导的前政府禁止参与和平抗争的学生继续学业。罗哈尼第一任期内少数人权进步之一,即是允许部分「被星号」学生返校求学。代理科技部长贾法尔.托菲基(Jafar Tofighi)2013年审查星号学生申诉时,曾表示在该部收到的四、五百件「被星号」学生申诉中,有40人可以重新录取。
 
但过去三年来,多位学生表示被当局阻止就读研究所,或被要求签名切结不再参加抗争。看来,科技部和情报部似乎又开始惩罚学运人士,不让他们升学研究所。此外,今年1月起,情报部有关部门逮捕至少150位学运人士,其中17人被法院判刑入狱。
 
去年,两位著名学运人士,马哈迪耶.戈尔鲁(Mahdieh Golrou)和马吉迪.都里(Majid Dori)在科技部门前抗议升学受阻後,德黑兰国会议员法特梅.赛义迪(Fatemeh Saeedi)出面协助戈尔鲁返校唸书。今年,赛义迪要求被阻升学的学生将资料交给她,让她跟进处理。
 
但愿今年其他国会议员也能挺身而出,确保赛亚・纳巴威等学运人士不再受到政治迫害。这是罗哈尼政府的耻辱,让学生重获录取曾是他们任内罕见的成功故事,现在却退回原点,重施限制升学故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