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隆(Wa Lone)出庭受审,缅甸仰光,2018年6月18日。

© 2018 路透社

(曼谷)-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缅甸法院以政治罪名定罪两位路透社记者,令人担忧军政府统治时期对媒体的打压再度重现。2018年9月3日,仰光法院依据殖民时期的《官方秘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将32岁的瓦隆(Wa Lone)和28岁的觉索乌(Kyaw Soe Oo)判刑7年,显然是为报复两人报导军方对罗兴亚人的暴行。

这两位记者于2017年12月被捕,关进永盛(Insein)监狱。据目击者描述,两人可能遭警方陷害。被捕前数月,他们曾到若开邦北部调查10名罗兴亚人遭安全部队屠杀事件

“对路透社记者的可耻判决,显示缅甸法院刻意封堵有关军方暴行的报导,”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本案判决为昂山素季政府创下新闻自由的新低点,也是人权状况进一步倒退的指标。”

瓦隆和觉索乌当时正在调查2017年9月的印丁(Inn Din)村攻击事件,它是缅甸军方在若开邦北部实施族群清洗行动期间发生的多起屠杀案之一,缅军这一行动迫使逾72万罗兴亚人自2017年8月起陆续逃往邻国孟加拉。2018年8月27日,联合国任命的缅甸实况调查团针对缅军暴行发布报告,呼吁以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对缅军高层将领进行调查和起诉。缅甸当局面对广泛证据仍矢口否认大规模暴行,拒绝允许独立调查机构进入该地区。

去年12月12日,警方人员邀请这两位记者到仰光一家餐厅见面,交给他们一叠卷起来的文件,内容可能与安全部队在若开邦的任务有关,事后两人即遭逮捕。缅甸警察部队宣称他们涉嫌“非法取得并持有政府文件”,并且企图“送交外国新闻机构”。

据目击者描述,他们可能被设局逮捕。今年4月,一位警官作证表示,警察少将丁戈戈(Tin Ko Ko)下令警员“设圈套”,在这两名记者身上栽贜“秘密”文件。

被捕后,瓦隆和觉索乌被隔离拘押两星期。据这两位记者及其律师表示,审问时他们曾被剥夺睡眠,强迫维持跪姿数小时。​

Kyaw Soe Oo carries his daughter while escorted by police outside a court in Yangon, Myanmar, June 18, 2018.

© 2018 Reuters

检方起诉内容自相矛盾,多处违规,包括官员说法不一致,并有证据显示警方行为不当。但辩护律师团声请取保解除羁押均遭驳回。

法院判决瓦隆和觉索乌罪名成立,所依据的法条是1923年《官方秘密法》第3条第1款C项。该法处罚任何人“取得、收集、记录或公布任何秘密的官方...文件或信息,或将其传达于任何他人”,因而可能“有利于敌方”的行为。该法以过分笼统的条款对人施加严苛的刑事处罚,应予修改以符合言论自由国际标准

近两年来,缅甸因脱离军事统治而带来的希望,已随著新任文人政府加强打压言论自由而趋于破灭。自从实际领导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就职以后,各种压迫性法律日益成为对付新闻记者和维权人士的工具,压抑批评政府和军方的声音。

“缅甸领导层应立即废弃本案判决,释放瓦隆和觉索乌,”亚当斯说。“把他们两人定罪,并不能掩藏罗兴亚人遭受恐怖侵害的事实,反而会揭露缅甸言论自由不保的现状,让国际社会了解必须采取行动促使这两位记者早日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