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hinese national flag sways in front of Google China's headquarters in Beijing on January 14, 2010.

© 2010 Reuters

(纽约,2018年8月7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谷歌(Google)和脸书(Facebook)的利害关系方和股东应要求这两家公司不要为进入中国市场而出卖用户权利。据《The Intercept》网站报导,谷歌正在开发新款搜寻引擎应用程序,俾能符合中国政府的广泛审查要求。脸书也已开发具审查功能的中国版本,不过尚未启用。

人权观察表示,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和世界各国立法机关,都应向配合中国审查与监控的这两家美国公司表达关切。

“科技公司应向中国审查制度发出挑战,而非争做共犯,” 网络人权高级研究员辛西娅・黄(Cynthia Wong)说。“关心人权的谷歌和脸书股东们,应当要求这两家公司不要为争入中国市场而在人权问题上让步。”

经《The Intercept》检视过的外流文件显示,谷歌公司计划推出经过审查的搜寻引擎,做为一种安卓(Android)应用程序。据媒体报导,谷歌已向中国官员展示这款应用程序,正在等候批准上线。这项保密计划以“蜻蜓”(Dragonfly)为代号,从2017年春季开始研发。根据《The Intercept》报导,2017年12月,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中国政府官员会晤后,这项计划已加速进行,预计6到9个月之内即可公开发布。另据多家媒体消息,该公司也已开始冾商中国潜在合作伙伴,准备在中国境内提供云端服务

人权观察已主动联系谷歌,要求说明该公司如何在拓展中国产品与服务的同时保障人权。截至本文发布时,人权观察尚未收到正式回应。

中国的广泛审查制度限制了所有被官员认为具政治敏感性的和平言论,包括对政府政策的评论和违背官方论调的信息。中国政府利用称为防火长城的网络筛查机制,阻断许多网站在该国提供服务,包括谷歌和脸书。同时制定内容笼统的法律,要求所有社交媒体、搜寻引擎和用户内容网站服务商,代替政府审查政治敏感信息。中国政府还经常发出文义含糊的审查命令,并要求业者主动限制用户浏览广泛信息。

“谷歌于2010年退出中国,理由是人权和网络安全环境令人担忧,” 辛西娅・黄说。“自那时迄今,中国持续打压人权,并且立法强迫科技公司配合审查与监控,谷歌公司并未解释当前情势何以不同。”

据媒体报导,谷歌为中国量身打造的搜寻应用程序可能可以自动辨识和过滤遭中国防火长城阻断的网站,以便符合审查规定。被过滤的网站将不会出现在搜寻结果,而用户将获该公司告知部分结果已遭移除。据《The Intercept》取得的文件显示,可能被审查屏蔽的网站包括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维基百科。

为求打进中国市场而考虑是否配合审查的美国网络公司,不只谷歌一家。2016年11月,《纽约时报》曾报导脸书正在开发软件,“防止帖子出现在特定地理区域用户的新闻流中”,以便“帮助脸书进入中国”。该报导指出,脸书可能会“提供软件给第三方使用——在这个案例中,很可能是中国的一个合作伙伴公司——对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分享内容时形成的人气帖子和话题进行监视”,并可能让第三方“获得完全的控制权,决定这些帖子是否应该显示在用户的新闻流中。”

脸书若正式进军中国,势将引发和谷歌同样的人权隐忧。脸书掌握用户的人脉和团体认同等高度敏感信息,可能被中国政府要求向其揭露。网络维权人士面临的危险最大,因为脸书政策要求用户以“真实身分”注册──也就是亲朋好友常用而且可能可以在特定身分证件上找到的名字。许多人权组织和官员,包括人权观察联合国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凯伊(David Kaye),早已不断批评此一政策,因其可能对网上言论造成寒蝉效应,并可能对那些为避免报复而使用化名的用户造成不相称的影响。

2016年,人权观察曾致函脸书,要求说明前述报导提到的系统是否将会上线,以及脸书打算如何避免沦为中国审查制度的共犯,我们也询问脸书,一旦脸书启用符合中国法律的新版服务,将如何保护其用户不因网上活动遭受不当监控和报复。脸书以书面回覆表示,“目前我们尚未决定脸书重回中国的具体形式和时程,因为中国政府才是相关决策的首要角色”,以及“我们将在未来持续对该国市场进行研究时,考虑贵组织所提出的重要事项。”

2017年5月,脸书曾透过一家中国本地公司,悄悄发布一款与脸书没有公开连结的照片分享应用程序,名为“彩色气球”(Colorful Balloons)。该公司也曾试图在中国设立创新研发基地和分公司,但并未成功

2018年8月,人权观察曾再度联系脸书,要求说明该公司与中国接触的进展。截至本文发布时,人权观察尚未收到正式回应。

从2006到2010年,谷歌曾在中国提供经审查的搜寻引擎。2010年3月,该公司公开表达对中国维权人士遭到网络审查、监控和Gmail账户遭受网络攻击等问题的不满,宣布停止在中国审查搜寻结果。此后,中国大陆用户便无法继续使用谷歌搜寻引擎和其他服务。

2010年迄今,中国政府对人权的打压不断扩大、加深,尤其是从2013年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之后。近年来,当局持续加严审查要求,限制使用网络翻墙工具,并强化对所有媒介的意识型态管控。2017年,政府关闭数十个微信公共号,呼吁网络公司“主动推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制定更严格的实名注册规定,防范人民使用假身分发表令当局不悦的言论。当局愈来愈常利用表演审判对付人权护卫者和外国人士,对他们实施酷刑,而且常常秘密关押禁止对外联络长达数月。

中国政府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慧驱动技术,大幅加强全国各地的群众监控措施,尤以少数民族聚居的新疆地区为甚。政府近来更立法要求业者协助执行网络监控。依照《网络安全法》,特定科技业者必须保留、存储和揭露中国境内的用户数据,并主动监测、通报“网络安全事故”。其他新规定包括应用程序提供者必须保留用户活动记录60天,以便减少“非法信息”散布。依照中国法律,“安全事故”和“非法信息”的定义十分宽泛,涵盖和平批评政府的言论。

人权观察指出,正因中国政府对人权的攻势不断加强,谷歌和脸书采取相关行动的时机点特别令人感到忧虑和失望。

谷歌已经在中国发布谷歌翻译和档案管理工具 Files Go等两款应用程序,它的应用程序商店 Google Play则仍未解禁。然而,通过手机应用程序提供服务所带来的人权问题,在2006年谷歌初次进入中国时还未出现,因为当时智能手机尚未普及。手机应用程序可能存取手机上存储的高度敏感数据,包括联络人名单、文档、短信、照片、装置识别工具以及地理定位信息,也可以在用户许可下启动手机摄像头和麦克风。用户经常同意开放权限,却不了解个人数据可能遭受提取。这种个人数据更容易遭到手机服务商和中国公安部门的监控和采集。

“美国科技公司不该进入中国,除非它们能证明自己不会成为压迫的帮凶,” 辛西娅・黄说。“但在当前人权环境之下,这似乎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