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考克斯巴扎尔县(Cox's Bazar)罗兴亚难民营,2017年9月19日。路透社摄影记者凯瑟尔・麦克诺顿(Cathal McNaughton)说:“把这个状况的完整规模呈现出来,非常重要。必须呈现出整个地形,罗兴亚人被迫栖身的土地。我守候多时,终于等到照片中所有元素到齐。画面左下方那人撑伞走在雨中,似想暂时逃避令人窒息的处境。

© 2017 路透社/Cathal McNaughton

(曼谷)-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孟加拉政府应将过分拥挤的大型罗兴亚难民营迁往考克斯巴扎尔(Cox’s Bazar)附近更安全的地区。为逃避2017年8月起缅军族群清洗行动而离乡背井的难民,不应再面对洪水和土石流,而应享有更坚实的住房和适当的教育以因应长期停留。

这份65页的报告,《“孟加拉不是我的国家”:缅甸罗兴亚难民的苦难》,来自2018年5月在考克斯巴扎尔的实地访查。人权观察发现,这座巨型难民营已人满为患。每位居民的平均可用空间仅有10.7平米,远低于参考性的人均45平米国际标准。摩肩擦踵的难民们正面临日益升高的危险,包括传染病、火灾、人际关系紧张和家庭暴力与性暴力。人权观察表示,孟加拉当局应在巨型难民营所在地的渥奇亚乡(Ukhiya)境内不远处,寻找地形平坦、容易到达的土地,让罗兴亚难民迁入居住。

“孟加拉收容逾70万罗兴亚难民,卓著贡献获国际公认,但也面临许多困难,” 报告撰写人,人权观察难民权利主任比尔・弗瑞利克(Bill Frelick)说。“孟加拉应将逃难的罗兴亚人登记为难民,确保提供适足的医疗照护和教育机会,允许他们在难民营外寻求生计。”

许多新近抵达的罗兴亚人,加上因往年历次迫害而陆续逃离缅甸的其他20万人,目前居住在已成世界最大规模的难民营,库图帕隆-巴鲁卡里联合难民营(Kutupalong-Balukhali Expansion Camp)。尽管难民和援助机构努力改善棚屋,修筑更安全的基础设施,并且拟定安全预案,这座难民营及其居民仍然难敌气候灾害。7月25日,洪水和土石流夺走了5名儿童的生命。

孟加拉有关当局为保持对缅甸施压促其同意难民返乡,坚持难民营仅为暂时设置。然而,这种政策正是导致难民营环境恶劣的原因之一。孟加拉政府不允许建造任何永久性设施,包括能抵抗台风的建筑,也不允许修筑其他基础设施,以免引发久留之意。教育机会也未达适足程度。

“我每天都担心土石流,”一位26岁的母亲说。她带著4名子女,住在营区内一处陡峭坡地。“我不停在我们居住的棚屋旁堆沙袋,防止它滑下山坡。我很想迁移到更安全的地点,每分每秒都在想。但没有人来跟我商量,或提供我搬迁的机会。”

人权观察表示,为了维护所有难民的卫生与身心健全,必须将大量难民迁往其他较不拥挤的营区,既可降低对生态环境的危害,又可保障适当的服务水平。然而,迁移方式必须征询难民意见并获得同意,让村落社区能在迁移过程中维持完整性,并与更大的罗兴亚难民社群保持联系。

孟加拉海军和中国营建人员已经选定巴桑切尔(Bhasan Char)无人岛,准备将难民由考克斯巴扎尔地区迁往岛上。孟加拉外交部回覆人权观察信函表示,由于难民的存在“对整体经济、社会、环境状况造成破坏”,该国政府将尽速开始将10万名罗兴亚人迁往巴桑切尔岛,该岛四周将由堤防包围,以防高潮大浪。然而,这座由红树林和青草覆盖的岛屿,大约20年前才因梅克纳河(Meghna River)夹带的泥沙形成,显然不适合难民居住。专家预测,巴桑切尔岛只要在高潮期间遇上强烈台风,就可能整个被水淹没。

岛上很可能只有非常有限的教育和卫生服务,也只有很少的生计或自给自足的机会。政府没有承诺难民可以在岛上自由迁徙或离开巴桑切尔岛。因此,把难民迁到岛上,不仅将危害巴桑切尔岛的生态环境,也可能使他们遭到不必要的隔离,甚至因为不许离开而使这座岛屿实际上变成一座大监狱。

巴桑切尔岛并非重新安置的唯一可能选项。专家指出,渥奇亚乡有六个可行的安置地点,面积共达1,300英亩,可供263,000人居住。这几个地点位于库图帕隆-巴鲁卡里联合难民营正西方,一条长约8公里直达海岸的廊带。

© 2018 Human Rights Watch

孟加拉外交部表示,虽然孟加拉一直在为难民解决基本需求,“罗兴亚问题的最终解决仍在安全、尊严、自愿及可持久的返乡。”该部表示,他们已释出6千英亩森林保护区土地,但因“我国人民本身短缺土地”的既有问题,不可能再提供其他土地。他们说,唯一可能的替代安置地点是巴桑切尔岛。

各捐助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应当给予孟加拉真正有力的支持,使所有罗兴亚难民的人道需求得到满足。在资助罗兴亚人道危机相关人道诉求的同时,也应持续合作向缅甸施压,促其提供必要条件协助罗兴亚难民在安全、尊严、可持久的情况下重返家园。

接受人权观察访谈的难民全都表示,他们希望早日返回缅甸,但必须在自愿回国的条件成熟后。换言之,必须给予他们公民资格,承认他们作为罗兴亚人的身分认同,惩办对他们的犯罪行为,归还住房及财产,维护人身安全与和平,并保障他们应享的权利。

“自从缅甸实施残杀、强奸和纵火行动逼使罗兴亚难民跨境避难,迄今已近一年。这次危机的责任在于缅甸,但人群大量涌进的沉重负担却大多由孟加拉承受,”弗瑞利克说。“缅甸未采任何有效措施,解决罗兴亚人近期所受暴行及数十年来所受歧视与压迫,是造成难民迟迟无法回家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