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队赢得2018年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世界杯决赛后,在雨中领取冠军奖牌,2018年7月15日。

©2018路透社
俄罗斯世界盃已正式结束。疯迷足球一个多月之後的週一早晨,莫斯科仍似宿醉未醒,世人的目光焦点却已转向在赫尔辛基登场的俄国总统普丁和美国总统川普首次峰会。本届世界盃赛事高潮迭起,地主国主办能力普获肯定,均使俄罗斯饮誉国际。
 
但随之而来的还有失望和错失的契机。
 
在2014年索契奥运会前夕,俄罗斯释放了几位著名政治犯。俄国社运人士及全球各地声援者原本期待本届世界盃也能带来好消息,但这份厚望终告破灭。奥列格.森佐夫(Oleg Sentsov),被诬陷恐怖活动罪名判刑20年的克里米亚电影导演,已经绝食第64天。奥尤布.提蒂耶夫(Oyub Titiev),俄罗斯首要人权组织“铭记”(Memorial)驻格罗兹尼办事处主任,则被无耻地编造持有毒品罪而在车臣受审。
 
提蒂耶夫还在牢里,获克里姆林宫撑腰在车臣实施高压统治的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却带著笑容与埃及足球代表队合照。提蒂耶夫为了从事人权工作,可能被判处最高十年的重刑。国际足总(FIFA)可曾充分利用对俄罗斯的影响力为他求情?他们不愿答覆。
 
另一位著名的“铭记”社运人士,尤里.德米崔也夫(Yuri Dmitriev),曾被捏造拍摄儿童色情图片罪名於今年4月获法院判决无罪,却在世界盃期间再度被捕,显然又是政府企图抺黑该组织的行动之一。
 
俄国艺术抗争团体“暴动小猫”(Pussy Riot)的四名成员,因为在世界盃决赛衝进球场表达政治诉求,现已被捕。一名办案人员咒骂她们,还说他很遗憾现在不是1937年,即数十万人惨遭处决的史达林“大恐怖”(the Great Terror)时代。
 
由此可见,当足球场上的喧哗伴随尘埃落定,前景竟是一片肃杀,难怪许多人已开始担忧,对异议人士的空前打压将在世界盃过後变本加厉。
 
话虽如此,2018年世界盃仍不可讳言有其积极一面。经过多年孤立,俄罗斯向世界各地超过80万球迷打开了大门。或许,藉著足球与外国访客结成好友、同歌同泣之馀,广大俄罗斯民众终将明白他们的祖国并非一座外敌环伺的堡垒,克里姆林宫打压人权、遗世孤立的政策并不合理,而且终将贻害国家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