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门西北部城市萨阿达(Saada)一所学校的书库遭遇空袭,满地散落被炸成碎片的教科书,2018年1月13日。

 

© 2018 路透社

今天和许多日子一样,我的手机又湧进近日因沙乌地阿拉伯为首联军空袭被炸死的儿童照片。然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发佈的报告,对该联军在2017年造成大量也门儿童死亡或重伤一事,却仅予薄谴。

每一年,秘书长都会发表他的“耻辱名单”(List of Shame),即儿童在战时遭受侵犯的报告。今年度的报告正确地将许多也门交战团体列入,包括胡塞(Houthis)组织、阿拉伯半岛盖达(Al-Qaeda)组织、亲政府民兵和“安全带”部队(Security Belt forces)。但和去年一样,沙国联军获得不同待遇,被列入已采取“加强保护儿童措施”国家的特殊名单。

Secretary General Antonio Guterres meets with Mohammed bin Salman Al Saud, Crown Prince, Kingdom of Saudi Arabia.

© 2018 UN Photo/Eskinder Debebe

然而,根据联合国也门专家小组的研究结论,沙国联军即使曾在2017年采取某些欲将儿童伤亡减至最低的措施,其结果也是“成效不彰”。

这份秘书长报告本身也指出,沙国联军在2017年总共造成670名儿童死亡或受伤,仅仅稍低於2016年造成儿童伤亡数683人。古特雷斯秘书长强调,对学校和医院的攻击已“显著减少”,根据他的报告,2017年联军攻击学校19次、医院5次,2016年则攻击学校28次、医院10次。

除非被用于军事用途,学校和医院不应成为攻击目标。秘书长应努力阻止一切对学校和医院的轰炸,而不只是让这种攻击稍微减少。

该报告甚至暗示,联军已停止对也门的封锁。但沙国联军并没有这样做。联军只是解除了2017年底开始对叶门所有入境闸口的全面封闭,但直到今天,联军仍然限制食物和医药送达也门部分地区,那里有数百万人正处在饑荒边缘。联军仍然关闭该国主要机场,虽曾承诺要开放机场运送病患和伤员,但至今仍未做到。

该报告最令人不安之处可能在於,它将沙国联军称为“恢复也门合法政府联军”,而非去年采用的“沙乌阿拉伯为首的”联军。今年度的报告仅仅在讨论过程中提到沙乌地阿拉伯。同样地,该报告详列“安全带”部队的侵权行为,却完全没有提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在背後资助、训练和指导这支部队。

这份秘书长报告抵消了施压沙乌地阿拉伯和阿联酋遵守国际法律义务的努力。它再次让人发现,有钱有力的国家可以迴避联合国的审查,无论它们做了多少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