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妇女经过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画像,沙特阿拉伯利雅得,2018年2月12日。

© 2018 路透社
(贝鲁特)-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沙特当局近日逮捕两名女权人士,显见对女权运动的打压并未放松。据沙特维权人士消息,另有多人自5月15日起遭当局限制出境。

6月6日,沙特当局逮捕作家及维权人士诺芙・阿卜杜勒阿济兹(Nouf Abdelaziz)和另外至少14名维权人士及其支持者。诺芙曾公开声援5月被捕的三位女权人士。6月10日,当局又逮捕诺芙友人,维权人士玛雅阿・扎赫瑞尼(Mayaa al-Zahrani),据报导,她在网上发布了一封诺芙交代当她被捕后立即公开的信函。在这封致沙特同胞的信函中,诺芙介绍自己的背景,并强调自己并未犯罪:“我没有造谣煽动,也没有搞破坏,我不是恐怖份子,也不是罪犯或叛国者...我从来都只是一个爱国的好公民,一心盼望国运昌隆。”这两位女性目前都被羁押禁见。

“沙特政府似乎决心不给公民任何空间,声援在这波无情镇压异议人士行动中被捕的维权人士,那怕只限于言词支持,”人权观察中东北非区主任莎拉・莉亚・惠特森(Sarah Leah Whitson)说。“诺芙・阿卜杜勒阿济兹和玛雅阿・扎赫瑞尼的唯一‘罪行’似乎就是声援狱中的维权伙伴。”

6月4日,当地报纸欧卡兹(Okaz)报导,有九名在押维权人士,四女五男,即将被移送特别刑事法庭。该法庭原本为审判恐怖主义相关犯罪而成立。这九人被控涉嫌三项“重大”犯罪:“串通与王国敌对实体”、“吸收政府敏感单位人员以获取机密信息损害王国利益”以及“为海外敌对势力提供金钱和道德支持”。

据欧卡兹报导,这些维权人士被羁押15天后,侦办机关宣布全部九名在押人员都已承认后两项罪名。一但定罪,他们可能被判处20年以下徒刑。

被捕人员还包括著名女权人士卢雅英・哈梭罗(Loujain al-Hathloul)、伊蔓・纳夫言(Eman al-Nafjan)和阿兹莎・尤塞夫(Aziza al-Yousef),律师依布拉欣・穆达伊密(Ibrahim al-Modaimeegh),维权人士穆罕默德・拉比亚(Mohammad al-Rabea)和慈善家阿卜杜勒阿济兹・梅夏阿尔(Abdulaziz al-Meshaal)。他们被控的罪名和目前正在服重刑的几位维权人士一样,包括瓦利德・阿布・哈义尔(Waleed Abu al-Khair)、法第尔・马那西夫(Fadil al-Manasif)和纳迪尔・马叶德(Nadhir al-Majed)。他们被捕后,当地媒体立刻有计划地齐声公开指控被捕人士涉嫌叛国。

近期对女权人士的打压,发生在女性驾车禁令即将于6月24日宣告废止的数周之前──这项众所期盼的改革正是部分目前在押维权人士长久倡导的诉求。沙特当局逮捕诺芙和玛雅阿的同时,该国新闻部正开始宣传女性骄傲展示驾驶执照的视频和照片。

5月29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发出声明:“如果,诚如人所共见,他们被拘押完全是因为从事人权护卫者和女权倡导者的工作”,沙特阿拉伯就应该立即释放所有在押维权人士。欧洲议会也在5月30日通过语气强硬的决议,谴责“沙特阿拉伯持续压迫包括女权人士在内的人权护卫者”,同时呼吁沙特政府“停止[对他们的]一切形式骚扰,包括在司法层面”。

人权观察早有记录,沙特阿拉伯经常利用该国特别刑事法庭和反恐怖主义法,对人权护卫者、作家与和平异议人士滥行起诉。

2017年到沙特阿拉伯进行5天视察后,前联合国在反恐的同时促进和保护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艾默森(Ben Emmerson)在2018年6月6日发布的报告中指出,沙特阿拉伯滥用反恐措施扼杀政治异议、打压反对派并禁止和平异议人士发声。艾默森对特别刑事法庭的性质做出详细说明,而目前在押的维权人士据报将被移送到这个法庭。该报告用一个章节专门说明酷刑和强迫认罪,以及审前羁押和不当调查的情况。

“沙特阿拉伯的西方盟邦有必要联手声援在押维权人士,并施压要求沙特当局在移送审判前无条件释放仅因人权工作而被羁押的人员,”惠特森说。“只要倡导女性驾车权的女权人士及其支持者还在狱中,6月24日就没有真正的庆祝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