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美国政府决定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使美国在促进全球人权保障的关键行动中退居边缘地位。

“自从特朗普总统就职以来,美国就一直威胁要退出人权理事会,所以这一决定并不令人意外,” 人权观察组织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特朗普早已决定,所谓‘美国优先’就是要在联合国对叙利亚平民和缅甸少数族群的苦难置若罔闻。”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发言,纽约,联合国总部,2017年2月28日。

© 2017 路透社

人权理事会是在2006年经联合国大会决议成立,做为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尽管有其缺陷──包括持续侵权国家如中国、沙特阿拉伯与委内瑞拉跻身其中──该理事会在处理全球各地重大人权侵害方面仍具枢纽作用。它曾发动调查叙利亚、也门、布隆迪、缅甸和南苏丹等地的人权侵犯事件,并对诸多关键议题做出处置,包括移民、反恐怖主义,以及保护女性、LGBT人群、身心障碍者和其他人免于暴力与歧视。

美国一向批评人权理事会以常设议程项目七讨论巴勒斯坦被占领区各方侵权问题。该项目被纳入议程是在理事会成立首年,即2007年底,也是美国决意不参与该理事会的一年。此后美国积极运作删除议程项目七,杯葛所有关于巴勒斯坦被占领区的决议,不论是否在该议程项目中提出,最新事例就是在特别会议中通过的加沙暴力事件调查案。

关于改革或精简理事会议程与工作项目的协商正在日内瓦进行中。对项目七议题与美国态度一致的英国已经宣布,若不实施改革,将否决该议程项目所提出的一切决议。但英国从未要胁退出理事会。

在任期尚馀18个月时放弃理事会成员资格,将使美国在攸关其盟国利益的重大议题上失去影响力。从未有任何国家在竞选赢得理事会席次后宣布退出。美国遗缺将由何国递补,尚不明朗。根据联合国创建该理事会的决议,继任国家必须来自包括西欧、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以色列在内的区域集团。

尽管美国参与该理事会的表现毁誉参半,但它曾协助促成该机构多项意义最重大的决议,包括成立朝鲜人权问题调查委员会。美国的退出,恐将鼓舞一些企图破坏联合国人权机制的行动者,例如中国。

自从2010年重返人权理事会,美国曾在叙利亚、南苏丹、刚果民主共和国、斯里兰卡和柬埔寨等议题发挥领导作用。决定退出后,美国可以选择以非成员国身份继续推动前述各项议题,也可以从此撒手不理。但是,人权观察组织表示,美国不可能藉由退出理事会逃避国际社会的审查。联合国将继续研议各种人权议题与提案,并且对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实施普遍定期审议。

“特朗普政府退出人权理事会,反映其一味袒护以色列侵权措施的单向度人权政策,相当可悲,” 罗斯说。“美国甩手走人,所背弃的不仅是联合国,也是世界各地的人权侵犯受害者,包括叙利亚、也门、朝鲜和缅甸。为今之计,其他国家必须加倍努力,确保人权理事会对世界各地最重大人权问题做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