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众在洛杉矶市政厅外举牌抗议总统特朗普以行政命令拘留穿越美国南方边界的儿童,使他们和家人离散,美国加州,2018年6月7日。

© 2018 路透社

在德克萨斯州麦克艾伦市(McAllen)一所移民拘留所,坐在我对面的24岁妇女告诉我她们一家人的遭遇。她们来自宏都拉斯,因为家乡帮派暴力横行,多名亲友惨遭杀害,迫使她带著5岁儿子逃离家园,以免沦为下一个受害者。我和她的儿子聊了几句,他说喜欢美国边防人员发给他的小饼干,谈话中,官员递来一罐果汁,更让他高兴得拍起手来。

第二天我又回去找她。孩子听说我要找他,马上又笑又跳地跑过来,但我一提到他妈妈,他的脸色突然一沉。“我从昨天就没再见到她了,” 他说。“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和其他2,200个父母一样──人数还在增加──这位女士被迫和自己的孩子分开,因为司法部长塞申斯对无证入境者改采“零容忍”政策。美国司法部打算起诉所有违规入境案件,就连和这位母亲一样已向移民官员要求庇护的人士也不放过。

麦克艾伦正是塞申斯对移民家庭发起攻击的第一线。几天前,德州公民权计划(Texas Civil Rights Project)的一位律师访问到一位妇女,她尚在襁褓的婴儿刚刚被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官员抱走。女性难民委员会(Women’s Refugee Commission)职员密雪儿・布兰尼(Michelle Brané)在我身边访问一对父女时,官员正要把他女儿拉出房间。在布兰尼的要求之下,官员同意多给这对父女几分钟相聚,让他们可以好好道别。许多家庭根本没有这种机会:官员对父母们说,他们只是带孩子去洗个澡,或者上过法庭就会让他们团聚。事实并非如此。边防官员对这些父母说的全是谎言。

CBP官员不让任何无证人员过桥进入边界,因为一旦他们到达护照查验闸口并提出庇护请求,移民官员就必须依法准予入境(虽然过去也时有不予入境的案例)。

美国政府当然有权执行移民法规,只要有关当局能够维护难民请求保护和家庭团聚的权利,并保障儿童的最佳利益。然而,当局在麦克艾伦和其他边境城市的所作所为,没有为逃避伤害而走投无路的家庭提供足够的保护机制。

政治人物和政府官员常自诩美国是希望的灯塔、自由的堡垒。我们在麦克艾伦看不到一点点这种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