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难民一家人正涉水横渡孟、缅交界的纳夫(Naf)河,前往孟加拉考克斯巴扎(Cox’s Bazar)附近的帕隆卡里(Palong Khali),2017年11月1日。

© 2017 路透社/Adnan Abidi

本周四,缅甸政府宣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SA)“在恐怖攻击后涉及侵犯人权等相关议题开展调查。”若开罗兴亚解救军是一支罗兴亚武装团体,2016年10月首次出现,曾在2017年8月向二十多处警察岗哨和一座军营发动突袭。

不出所料,缅甸政府只字未提本身的反击行动:缅甸国军部队对罗兴亚穆斯林居民实施族群清洗,在数以百计村落中进行杀人、强奸和纵火劫掠。大约70万名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

缅甸政府也刻意不提另有独立调查正在进行。去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已成立实况调查任务团,调查缅甸安全部队和其他武装团体涉及的侵权案件。缅甸政府不去协助联合国实况调查团,反而禁止该调查团和联合国指派的缅甸人权专家李亮喜(Yanghee Lee)入境。

缅甸政府无疑将大肆吹嘘其调查工作,强调三名委员之一将由“国际人士”出任,并将得到国际司法和技术专家协助。

但我们早已见识过,昂山素季领导下的缅甸政府会把事情导向何处去。2017年,缅甸的一个官方委员会拒绝接受联合国的调查结论,即2016年“非常有可能”曾发生针对罗兴亚人的危害人类罪行。缅甸军方对2016年事件的调查发现,只有两件轻微罪行,包括一起摩托车窃盗案。同一位军事将领主持的第二次调查,则说2017年末尾的军事行动“没有造成任何无辜民众死亡。”

事实上,直到两名路透社记者揭发10名罗兴亚男性被屠杀案件之前,军方从未惩处任何应为杀人负责的士兵。事后有七名士兵被判刑入狱;但这两名记者仍被羁押,据称被控泄露国家机密。

缅甸最近提议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不仅仅是不恰当,而且是为了延滞和扭曲真正的司法正义。联合国安理会应当立即将缅甸情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若非如此,暴行受害者将难望伸张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