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工作者在天安门广场声援民主运动,中国北京,1989年5月17日。

© 1989 路透社/Carl Ho

(纽约)-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承认1989年6月屠杀争取民主示威群众的事件并负起责任。有关当局应立即释放因悼念六四被捕人士,停止对讨论六四血腥镇压的言论审查。

 “六四屠杀已过去29个年头,习近平主席的‘中国梦’却想让世人遗忘六四。然而,抹杀真相只能促使要求正义和究责的呼声更加嘹亮,”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中国想去除六四污点,唯一办法就是承担责任。”

随著周年纪念逼近,中国政府依旧否认在当年残暴镇压民运中曾犯任何过错。当局掩盖杀人真相,从未法办杀人凶手,反而控告受难者家属。习近平掌权后,中国政府在八九民运所诉求的民主理念上向后退得更远,而且更积极紧缩思想控制,打压公民社会团体,监禁人权活动人士。2018年3月,习主席取消了总统任期限制,令人对中国未来走向感到悲观。

一如往年,中国当局极力阻挠一切纪念六四的活动:

  • 自5月下旬开始,北京大批维权人士,包括何德普、查建国和徐永海等等,均遭公安软禁在家
  • 维权人士胡佳表示,公安已通知他6月1号到5号要带他到距北京3百公里外的秦皇岛旅游。
  • 5月中旬,山东维权人士李红卫、于新永以“寻衅滋事”罪名被拘留。李、于两人去年曾因举办纪念六四活动被拘留两天。
  • 2017年6月,维权人士李小玲在网上发出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持“六四光明行”标语自拍照片,旋即被捕,控以“寻衅滋事”罪。李小玲的律师指出,李小玲在看守所遭到酷刑,而且青光眼旧疾无法得到适当治疗。
  • 维权人士陈兵、符海陆、罗富誉和张隽勇于2016年5月因产制销售“铭记八酒六四”白酒被捕,至今未开庭审理。四人被控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被控“寻衅滋事”判刑四年,目前服刑中。他因主办祭奠六四死难者仪式而获罪。

虽然已知最后一位因参与八九民运入狱人士已在2016年获释,仍有许多当年参与者因持续倡导民主而身陷囹圄。维权人士刘贤斌和陈卫分别以煽动颠覆罪被判刑十年和九年;郭飞雄因抗议新闻检查被判刑六年。黄琦于2015年11月以“非法向境外泄露国家秘密”罪名被捕,仍在羁押候审。黄琦身患多种疾病,一直未获适当治疗。

还有其他天安门民运参与者已于去年过世。2017年7月,曾因领导抗争、声援学运入狱21个月的公共知识分子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国安部门严密警戒下因肝癌病逝于辽宁省一所医院。他的妻子刘霞至今仍被软禁。当年曾在南京参加民运抗争的异议作家杨天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判刑12年。他在狱中罹患脑瘤获保外就医三个月后,于2017年11月去世。

 “中国领导人在世界各地大搞人权外交,宣扬其‘共赢’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理查森说。“然而,除非他们为过去和现在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起责任,这些自吹自擂的说法不过是为了免除自身重大罪责而喊出的空洞口号。”

背景:1989血腥镇压

 “六四”屠杀之前,北京学生、工人和市民自1989年4月起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要求言论自由、问责和反贪腐。随著抗议声势扩大,政府在1989年5月下旬宣布戒严。

6月3日至4日,军队开火,击毙不明人数的和平示威者和旁观市民。目睹军方暴力的部分市民,群起攻击进城部队,焚烧军车。血腥镇压后,政府实施全国扫荡,数千人被捕,控以“反革命”或扰乱社会秩序、纵火等刑事罪名。

中国政府从未承担屠杀责任,也没有法办任何行凶官员。政府拒绝对事件进行调查,也不公布死亡、受伤、强迫失踪和判刑入狱者的数据。主要由死难者家属组成的非政府组织“天安门母亲”已收集到北京及其他城市共计202名六四死难者的详细资料。过去一年,又有多位天安门母亲成员含寃去世,包括地质学家徐珏和音乐学教授王范地。徐珏的儿子吴向东和王范地的儿子王楠被军队杀害时,分别年仅20岁和19岁。

人权观察要求中国政府纪念六四29周年,查办与六四有关的人权侵犯案件。具体而言,中国政府应做到:

  • 尊重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权利,停止对质疑“六四”官方说法人士的骚扰和任意拘押;
  • 接见“天安门母亲”成员并向其致歉,公布所有死难者名单,给予死难者家属合理赔偿;
  • 允许对“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开的调查,并于调查完成后尽速公布结果;
  • 允许因八九民运流亡海外的中国公民自由返国;以及
  • 调查所有政府和军方官员的责任,包括策划或下令非法使用致命武力对付和平示威群众,以及事后不当起诉示威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