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隆迪总统恩库伦齐扎(Pierre Nkurunziza)在布松布拉市王子体育馆参加独立55周年纪念活动,2017年7月1日。

© 2017 Evrard Ngendakumana/路透社

(内罗毕)-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发布报告指出,布隆迪安全部队和执政党青年团成员,在2018年5月17日修宪公民投票前,对疑为反对阵营人士进行杀害、强奸、绑架、殴打和恐吓。该国自2015年4月陷入政治、人权和人道主义危机,原因是总统恩库伦齐扎(Pierre Nkurunziza)在争议声中决定竞选连任第三任期。

这份32页报告,《“我们会用拳头矫正你”:布隆迪修宪公投前的人权侵犯》,记录国家安全部队、情报单位、执政党青年团──远望者(Imbonerakure)──成员和其他人士,在公投前一年半期间的违法侵权案件。许多受害者因为拒绝办理选民登记或捐钱支持投票经费而受到攻击。有些案件,仅仅是不属于执政党,全国保卫民主委员会-保卫民主力量(Conseil national pour la défense de la démocratie-Forces de défense de la démocratie, CNDD-FDD),就足以遭到怀疑而招致反应。

“布隆迪公投过程弥漫著暴行、恐惧与压迫──这种气氛显然无助于自由选择,” 人权观察组织中部非洲区主任艾达・索耶(Ida Sawyer)说。“政府官员和青年团员对反对人士滥施暴力,维护恩库伦齐扎和保卫民主力量党的政权,他们显然有把握不会受到惩罚。”

如果“赞成”票获胜,修宪公投将允许恩库伦齐扎争取连续两个七年任期,可能执政到2034年。公投结果将于近日公布。

人权观察组织从2月到5月共访谈逾百人,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及乌干达境内难民以及前远望者成员。

许多人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逃往国外。人权观察组织记录到15起杀人案、六起强奸案,均以惩罚疑似执政党反对者为目的,另有八起绑架案和多起其他侵权案件。侵权情况的全貌难以得知,但我们记录到的案件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恐惧弥漫全国,许多受害者和目击证人都不愿意或无法报案。

布隆迪难民栖身于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穆隆圭(Mulongwe)难民营。他们入营前,大多要在附近的中转站等候数月。

© 2018 私人提供

2017年12月12日,恩库伦齐扎宣布将举办公投,并警告任何人若胆敢“蓄意破坏”修宪计划,不分“以言词或行动”,都是跨越“红线”。他的说法支持政府搜寻并惩罚所有被认为反对公投人士的政策。地方当局则将此一威胁落到实处。据访谈纪录,有一名30岁青年因拒绝加入远望者而于2017年2月在布

松布拉农业省遭该组织杀害。“远望者曾经要求我儿子加入他们,被他拒绝了,”这名青年的母亲说。“他们从此就叫他叛徒。一天晚上,他们来到我家,向我儿子要钱。他把身上的钱都给了他们,但他们仍然朝他腹部开了一枪。他当场死亡。”

人权观察组织访谈了五位元远望者成员,了解该组织自2015年以来的运作情况。一名元全国解放力量(Forces nationales de libération,简称FNL,由叛乱团体转型的政党)战斗员表示,他不愿加入远望者而选择逃跑,因为他拒绝执行杀人命令。“他们命令我去杀掉奇比托克(Cibitoke)监狱中的其他FNL成员,”他说。“但我下不了手。...他们说,我必须做出实际行动,证明我值得组织信赖。”

近年来,安全部队和远望者成员能够恣意犯罪而且确信自己不会受到惩罚的事实,使加害者能消遥法外,并且继续施暴。在人权观察记录的案件中,就算目击者指证历历,也几乎没有任何加害者及其指挥官遭到逮捕、起诉或审判。政府没有采取合理措施确保安全并保护公民,也没有负起责任以一切合理方式防范并追诉犯罪。

2017年10月,国际刑事法院法官授权调查布隆迪2015年4月迄今的犯罪行为。两天后,布隆迪成为第一个退出该法院的国家。

布隆迪政府应停止袒护杀人、强奸、殴打、任意拘留、威胁和骚扰的加害人。政府应预防暴行发生,包括它自己的安全部队和远望者组织所为。

为了表明2015年迄今普遍暴行的主要加害人必须承担责任,欧洲联盟和美国应当扩大个别制裁,包括指挥系统更高层官员。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也应该对布隆迪持续严重侵权的加害者实施个别制裁,包括旅行禁令和财产冻结。

非洲各国领袖也应该挺身而出,严正要求恩库伦齐扎及其政府结束该国危机,终止暴力和压迫。
“恩库伦齐扎和保卫民主力量(CNDD-FDD)为了维护本身执政权力,显然不惜动用一切必要的镇压手段,” 索耶说。“布隆迪的国际合作伙伴,尤其是非洲各国,应当让该国政府明了,够了就是够了。暴行必须停止,施暴者必须受到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