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大学编辑人协会(College Editors Guild of the Philippines)成员用胶带蒙住嘴巴,上面写著“捍卫新闻自由”,在总统府外集会表达抗议,菲律宾马尼拉,2018年1月17日。

© 2018 路透社

“人民公敌”──据美国一项调查,逾半共和党员如此看待新闻传媒。在缅甸,两名记者为调查一起屠杀事件而遭拘捕;在匈牙利,仅有的两家独立报社之一现已停刊;在阿富汗,九名记者在采访爆炸案时同遭击毙。就在人们纪念世界新闻自由日的同时,对新闻记者的敌意正在全球滋长

世界各国政府都想控制传媒──只要没了自由的新闻业,官员们就不再绑手绑脚,更容易为所欲为。他们将可以吹嘘达到百分之百识字率盗取国家资产到海外购置豪宅强迫反对者失踪,或者隐匿重大疫情美化公共卫生数据

一群阿富汗新闻记者正在寻找掩护。2010年1月18日,塔利班好战分子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动一连串有计划攻击,造成至少10人死亡,32人受伤。

© 2010 Shah Marai/美联社/盖帝图片社

压迫传媒的手段不一而足,并且都将助长自我审查。数十个国家借口维护国家安全罗织监禁记者,土耳其为个中翘楚。其他国家则利用含糊笼统的法律压抑批评,例如以“诽谤”罪名监禁记者和博客,一名缅甸诗人就因写出“在我的阳具刺上/总统先生的画像”而被捕入狱。许多国家严禁非议领导人,管他是总统国王、“国父”或军头。新加坡禁止“毁谤司法机关”,巴林处罚“冒犯外国言论”。官僚常用的伎俩还包括:用苛刻法规增加逆耳媒体的负担威胁撤回政府广告,或刁难营业执照。据新闻自由倡导组织指出,控制传媒最严密的国家是朝鲜厄立特里亚

合法手段若不奏效,这些国家还会使出威胁暴力监禁谋杀

独裁者打压传媒,不是新闻;今天更令人担忧的是,有些民选领导人也加入他们行列。美国总统特朗普公然鄙薄传媒,其严重程度迫使新闻自由团体设立“美国新闻自由追踪”网站,监测新闻记者在美国──该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说:“国会不得制定...法律...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面临的法律和暴力威胁。

特朗普把任何他不喜欢的报导都说成是“假新闻”,于是从叙利亚、委内瑞拉、利比亚到索马里等国的威权统治者立刻抓住机会遥相呼应。俄罗斯外交部搞出一个“假新闻”网页,对批判性的外国媒体进行抹黑,推销各种有关“西方媒体”的阴谋论。马来西亚刚刚依据新制定的“假新闻防治法”将一人定罪。

新闻记者冒险向有权有势者问责,不仅在战火前线,也不限于专制国家。独立的新闻媒体不仅攸关民主能否健全运作,也让人们知道家中孩子喝的自来水是否安全无虞,退伍老兵是否得到适足医疗照护,女性是否一辈子面对职场性骚扰或校园性侵,以及你居住的土地是否曾遭工业污染。为此,请起身捍卫新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