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班加罗尔民眾举行烛光晚会,抗议卡图阿(Kathua)8岁女童和乌纳奥(Unnao)少女遭强奸案,2018年4月13日。

© 2018 路透社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印度国会不应批准对强奸未满12岁女童的罪犯可判处死刑的法令。印度应当致力于废除死刑,因其具有残酷且不可回复的本质,而且几乎无法证明具有吓阻作用。

印度政府于4月21日通过该法令,回应全国各地抗议执政的印度人民党部分领导人和支持者企图袒护查谟-克什米尔邦印度教徒绑架、虐待、强奸并谋杀一名8岁穆斯林女童的罪行。北方邦当局不仅未能逮捕被控强奸17岁少女的执政党议员,还涉嫌将遭警拘留的被害人父亲殴打致死。

“面对将罪犯问吊的民粹声浪,政府却试图掩盖其支持者可能涉及仇恨犯罪的事实,”人权观察组织南亚部主任米娜克丝・甘古利(Meenakshi Ganguly)说。“若政府欲认真处理暴力对待妇女和儿童问题,就必须努力改革刑事司法系统,确保加害人不受政治恩庇关系保护。”

面对将罪犯问吊的民粹声浪,政府却试图掩盖其支持者可能涉及仇恨犯罪的事实。

米娜克丝・甘古利

南亚部主任

查谟-克什米尔邦政府的两名印度人民党籍部长加入外围组织“印度教团结论坛”(Hindu Ekta Manch),抗议该邦逮捕前述骇人案件嫌疑犯,包括一名前政府官员和四名警方人员。事后该两名部长请辞

自从2012年医学系女生乔蒂・辛格・潘迪(Jyoti Singh Pandey)在德里遭轮奸致死,印度政府即针对性侵和强奸问题启动法律改革。2013年《刑事法(修正)法案》增列有关暴力对待妇女和女童的犯罪类型,并加重罚则,例如累犯者可处死刑。同样地,2012年《保护儿童免于性侵法案》则规定警察和法院对待被害人应具备敏感度,并应设立由专家组成的儿少法庭。

“各界一度寄望这些措施能鼓励更多被害人及其家属现身,使检方能更有效起诉罪犯,”甘古利说。

虽然2016年的强奸报案数量已较2012年提高百分之56,司法系统回应被害人的方式仍有很大改进空间。

人权观察组织2017年11月发布的报告,题为《每个人都责怪我》,发现幸存者向警方报案仍相当困难,尤其是弱势群体被害人。她们常常在警局和医院受到羞辱,不但仍旧必须接受医护人员有辱人格的检测,而且案件送进法院后还要担惊受怕。当她们请求医疗照护、心理谘询和法律援助等等支持性服务时,也遭遇很大阻碍。

尽管印度法律规定警察人员应受理强奸举报,人权观察组织却发现,警方有时向被害人家庭施压,要求接受“和解”或“妥协”。

在儿童受害案件,政府不但没有设立预防儿童性虐待的有效监督机制,连现有的一些措施也未积极落实。

人权观察组织还发现,对于遭受性暴力风险较高的身心障碍妇女和女童而言,问题更为严重。

然而,印度政府不去改善结构问题,反而扩大对强奸案使用死刑。国会应当确保相关法令不至成为永久性法律。

政府提出的这项死刑法案,已遭高阶层官方委员会和印度法律委员会反对。人权观察组织亦反对在任何情况下实施死刑。

该新法令也将提高强奸妇女和女童的最低刑度。虽然《保护儿童免于性侵法》对未成年男女均一体适用,但该法令并未涵盖对男童的强奸行为。

  • 强奸满16岁以上女性的最低刑度由监禁7年提高到10年;
  • 强奸12岁至16岁女童的最低刑度,目前是20年,可能提高到终身监禁;
  • 集体强奸12岁至16岁女童,最低刑度为终身监禁;
  • 强奸未满12岁女童,最低刑度为20年有期徒刑,可能提高到终身监禁或死刑;
  • 集体强奸未满12岁女童,最低刑度为终身监禁或死刑。

根据2016年印度官方数据,在儿童及妇女举报的38,947起强奸案件中,被告为被害人熟认者的案件占百分之94.6。有630起案件的被告是被害人的父亲、兄弟、祖父或儿子;有1,087起案件的被告是近亲属;有2,174起案件的被告与被害人有亲属关系;另外10,520起案件的被告是邻居。

强奸在印度的举报率原本就偏低,原因包括社会污名、归咎被害人、刑事司法系统的不良反应,以及缺乏全国适用的保护法,导致被害人和证人非常容易受到来自被告和警方的压力。若被害人是儿童,更难逃来自家族和社会的压力。

基于前述背景,刑度的提高,包括死刑,事实上可能进一步压抑这类案件的举报。

“印度政府一再表示要认真处理暴力对待妇女和女童的问题。但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甘古利说。“这项法律修正案考虑不周,而且太过急躁。保护儿童需要更周全的措施,而且政治人物必须展现政治意志才能贯彻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