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难队员指出,叙利亚叛军据点伊德利布(Idlib)省汉谢洪(Khan Sheikhoun)镇疑遭化武攻击,当地一位民防人员正靠著氧气面罩呼吸,2017年4月4日。

© 2017 路透社

(贝鲁特)-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自2017年4月4日汉谢洪镇(Khan Sheikhoun)遭沙林毒气毁灭性攻击迄今一年多,国际吓阻叙利亚化学武器攻击的努力并未见效。从2013年8月21日叙利亚迄今最严重化武攻击事件,到2018年2月25日叙利亚政府使用氯气攻击受围困的东高塔(Eastern Ghouta)之间,人权观察一直在收集并分析叙利亚境内化武攻击的证据。

根据七处不同来源所做的分析显示,在既经证实的85起化武攻击中,绝大多数都是叙利亚政府所为。此一数据也显示,无论是联合国安理会、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或个别国家采取的单边行动,大都未能吓阻叙利亚政府继续使用化武。

“叙利亚政府在国内使用已遭全球禁用的化学武器,却未付出任何代价,”人权观察中东区副主任拉玛・法基(Lama Fakih)说。“汉谢洪镇惨遭沙林毒气攻击的事件已过去一年,联合国安理会或禁化武组织迄未采取行动阻止化武攻击继续发生。”

Sources: Human Rights Watch, OPCW−UN Joint Investigative Mechanism, UN Commission of Inquiry, OPCW Fact−finding Mission in Syria, United Nations Mission to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the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in Syria, Amnesty International, & Bellingcat. Note: When sources identified differing numbers of injuries, we used the HRW confirmed number or the lowest estimate.

© 2018 Human Rights Watch

2018年4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将集会讨论叙利亚化武情势。安理会成员国应为联合调查机制(Joint Investigative Mechanism)寻求替代方案,该机制由安理会与禁化武组织共同组成,负责调查化武攻击的责任归属,但它的职权因俄罗斯动用否决权而无法延长。安理会应对涉及汉谢洪镇攻击事件的官员实施制裁。

对汉谢洪镇的沙林毒气攻击是叙利亚政府于2013年10月加入《化学武器公约》后,该国发生的最大规模化武攻击事件。叙利亚政府是在2013年8月21日古塔(Ghouta)化武攻击事件后加入化武公约,当时安理会曾要求叙利亚政府销毁库存化武原料、武器和生产设备。

2014年6月,禁化武组织宣布已将叙利亚申报的化学武器送往国外销毁,但将继续查证叙利亚政府的申报内容是否详实完整。尽管如此,据报叙利亚又发生数起化武攻击事件,包括叙利亚政府所为。做为重夺叛军根据地的战略一环,叙利亚政府多次发动计划性的化武攻击,包括2016年12月在阿勒颇(Aleppo),以及疑似2018年1月至2月在古塔。

2017年4月4日,一架军机空袭伊德利布省(Idlib)汉谢洪镇(Khan Sheikhoun)叛军据点,投掷沙林毒气炸弹。人权观察调查该起攻击发现,所有可得物证一致显示叙利亚政府应为攻击负责。10月26日,联合调查机制亦证实其责任在叙利亚政府。11月16日,俄罗斯政府对联合国安理会延长该机制职权的决议动用否决权,导致该机制于11月17日终止运作。

俄罗斯还利用否决权阻止安理会追究叙利亚政府的违法责任。包括2014年5月22日,俄、中两国联手否决将叙利亚情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的决议。

联合调查机制终止运作后,叙利亚政府可能又执行了至少五次化武攻击。联合国或禁化武组织均无法派员调查这些攻击应由何方负责。除了美、法等国和欧盟的单边制裁之外,责任者不会因为使用化武而受到问责。

人权观察进行相关分析的信息来源包括:人权观察本身的研究,联合调查机制,联合国调查委员会(UN Commission of Inquiry),禁化武组织叙利亚实况调查团(OPCW Fact-finding Mission in Syria),联合国调查叙利亚被控使用化学武器问题任务团(UN Mission to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the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in Syria),国际特赦组织,以及铃猫网(Bellingcat)。有些案例有多个信息源共同调查,有些只有单一信息源。所选择的信息源均为独立机构,在纪录违法行为时,以向目击者和受害者求证、分析公开来源资料以及实物采样(若有可能)为基础。这85起攻击事件,都经过前述信息源中至少一个机构完成调查并公布。实际发生的化武攻击总数可能更多。

人权观察根据本组织的研究结果对数据进行分类。人权观察从未片面证实未经我们自行调查的攻击事件。在我们根据前述信息源进行分析的85起化武攻击中,超过50起经不同信息源指认为叙利亚政府军所为。根据记录,其中42起使用氯气,2起使用沙林毒气。另有7起攻击无法确定其所使用的化学药剂类型。

相关团体发现,在我们的数据集中,有三起硫芥子气(sulfur mustard)化武攻击是伊斯兰国组织(Islamic State,又称ISIS)所为,有一起氯气攻击来自非国家武装团体,其馀攻击事件的责任者不明或无法证实。

禁化武组织的职责包括维护及执行《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rohibition of the Development, Production, Stockpiling and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and on Their Destruction)。该公约第12条授权禁化武组织缔约国大会采取“必要措施,以确保本公约得到遵守,并纠正和补救与本公约条款相违背的任何情况”,包括采用集体措施,例如国际制裁。

然而,尽管联合调查机制和禁化武组织本身的实况调查团皆已证实叙利亚政府曾使用沙林毒气,禁化武组织却仍未采取任何集体措施。人权观察表示,禁化武组织应该暂停叙利亚的成员资格,对叙利亚政府未遵守《公约》的行为加以制裁。如果安理会和禁化武组织继续犹豫不前,就是在暗示其成员国必须个别向叙利亚政府问责,并重新恢复调查攻击责任的机制。

“行动的诱因早已存在,联合国安理会和禁化武组织却默默坐视叙利亚将化学战的梦魇变成现实,”法基说。“为了化武攻击受害者,为了维护化武公约所树立的国际标准,必须立刻为所当为,不容再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