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们仍需耗费很长时间在大使馆提供的庇护所等候,包括图中这个菲律宾移工之家。从1992年起,科威特政府解决家务工人与雇主发生纠纷时的主要方式就是将劳工遣返本国。据劳工表示,他们通常被官方拘留数周或数月,从大使馆庇护所搬到警察局,再转到刑事侦查机构,最后送到收容所等待遣返。

© 2010 Moises Saman/玛格南图片社

(贝鲁特)-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菲律宾禁止国民赴科威特打工的新规定,恐将迫使工人寻求不安全、非正规管道入境该国,以致受虐风险提高。科威特和菲律宾应就关键改革达成协议,才能更有效保护移驻科威特的家务劳工。

2018年1月19日,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DOLE)下令,在科威特查明七名移徙家务工人命案真相前,暂时禁止菲国人民寻求派赴该国工作。2月12日,菲律宾下令“全面禁止”派遣新的移徙工人前往科威特。

“菲律宾应与科威特合作保护工人,而非禁止工人移徙,后者导致的伤害恐大于帮助,” 中东女权问题研究员罗诗娜・贝冈(Rothna Begum)说。“科威特应正视家务工人屡遭杀害、殴打和强奸所引发的公愤,迅速采取措施改革卡法拉(kafala)制度造成工人无法离开施虐雇主的问题。”

科威特的卡法拉(或保证人)制度造成移徙家务工人的签证遭到雇主控制,工人未经雇主同意无法离职或转换工作。

菲律宾以往的禁令和其他劳工输出国的同类禁令,对消弭科威特或其他中东国家虐待劳工问题收效甚微。反之,渴求工作的人们仍持续移徙,但是必须通过更不安全、不正规的管道。他们可能因此遭受虐待和贩运,而且更难举报虐待。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呼吁科威特和其他中东国家雇主,应把菲律宾人当做人来对待。但人权观察指出,虽然科威特当局声称已向菲律宾说明命案调查结果,却尚未采取措施认真处理助长虐待的法律和政策。

科威特全国人口400万,家务工人数量高达66万。据菲律宾统计,旅居科威特的菲律宾国民超过25万,其中大部分是家务劳工。许多人将工资寄回家乡,帮助家人温饱、求学和买房。

人权观察广泛记录科威特和其他中东国家的移徙家务工人受虐情况。雇主通常没收家务劳工的护照,强迫他们超时工作,完全没有休息时间或每周休假一天,限制他们与雇主同住,对他们言语辱骂,有时甚至加以肉体攻击或性侵。每年都有家务工人在科威特自杀或遇害的报导。

2015年,科威特首度立法将劳工保障扩及移徙工人,赋予他们每周休假一天、每天工作含休息时间不逾12小时、带薪年假和加班费等权利。2016年,科威特通过移徙工人最低工资每月60科元(200美元)的规定,创下海湾地区先例。然而,该法保障不及科威特一般劳动法规,也不符合国际劳工组织(ILO)《家务工人公约》。例如,该法未规定对住家进行劳动场所查验,而这种查验可用不影响雇主隐私的方式执行。

在科威特的卡法拉制度之下,工人若逃离雇主即为“逃逸”劳工,可予逮捕并罚款,或处六个月以下徒刑后遣返,且至少六年内不得回到科威特。

卡法拉制度可能迫使工人无法离开暴虐雇主,使逃走的工人受到惩罚。工人若寻求法律救济便会失去收入,因为他们必须得到原雇主同意才能转换雇主。许多人因此含寃离开科威特。

人权观察过去曾经报导,家务劳工部负责调解劳雇纠纷,却无权强制雇主参与。依据2015年家务劳工法,该部有权处罚不理会传唤的仲介业者,但无权处罚雇主,

人权观察也记录到警方给予家务工人的回应不一。有些警员立即提供援助,有些却拘捕工人、通知雇主或拒绝接受举报。

为回应菲律宾禁令,科威特内阁2月13日授权国营仲介机构,阿尔杜拉招聘公司(Al Durra Recruitment Company),引进印尼、越南、孟加拉和尼泊尔劳工。

“科威特政府应该先解决家务劳工受虐的根本原因──例如卡法拉制度──再考虑引进其他国家劳工,” 贝冈说。“来自印尼、孟加拉和尼泊尔等其他国家的家务工人,在科威特也面临同样问题。”

菲律宾向来在保护该国移驻中东家务劳工方面居领导地位。聘雇合同须经菲律宾使领馆审核,确保雇主承诺给付最低月工资400美元,并规定仲介业者须负担受虐劳工返国机票。但这些措施在通过正规管道出国的劳工身上效果较大。

菲律宾和科威特为保护菲律宾家务工人而拟定的双边劳动协议,尚待两国签署生效。杜特尔特总统正在考虑访问科威特

“尽管双边协议尚有诸多不足,只要能有一个双方同意互可执行的雇佣合同,提供真正的保障、有效的申诉制度和调查程序,仍有助改善现况,” 贝冈说。

菲律宾和科威特应签订双边协议,内容应包含:合约范本;救援受困劳工和调查劳工被虐、死亡事件的制度;规定任何菲律宾国民被逮捕时必须向菲方通报;规定任何雇主为家务工人办理工作证、居留证均须申请菲律宾大使馆许可,以便将劳工登录并提供保护。菲律宾亦应寻求科方同意,当劳工自愿返国并授权使馆官员代理时,其控告雇主或仲介机构的民刑事诉讼可继续进行。

菲律宾政府应与家务工人、本地非政府组织和工会分享协议草案,并谘询其意见,确保其中包含公开报告协议实施情况的监督机制。

菲律宾大使馆应要求雇主在家务工人抵达同时为其办理登记,并应定期与劳工联系,包括在劳工离开时,了解他们的劳动条件。

菲律宾亦应加强对仲介机构的监督和有效监测,使其不至欺骗劳工或收取仲介费,建立简速申诉程序,使返国劳工能对仲介提出举报。许多工人表示,他们发现现行程序太过冗长而放弃举报,以便早日离开菲律宾另找工作。

“科威特和菲律宾有机会通过合作加强保护家务工人,修补导致劳工难逃极端虐待的制度漏洞,” 贝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