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越南:停止压迫宗教维权人士

和好教徒持续遭受迫害

上排由左至右:斐文忠(Bui Van Trung)、斐文深(Bui Van Tham)、黎氏轩(Le Thi Hen)。下排由左至右:斐氏碧泉(Bui Thi Bich Tuyen)、阮煌南(Nguyen Hoang Nam)、黎红杏(Le Hong Hanh)。 © Dao Trang Ut Trung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越南应暂停对六名和好教信徒的检控,并调查警方针对他们的行动是否涉及歧视或宗教迫害。这六人被控妨害公共秩序罪,将于2018年2月9日在安江省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这六人被捕的原因是发起示威,抗议警方阻挠安江省和好教信徒参加教派领袖母丧追思活动。该少数教派长期与政府不睦,其独立信徒经常受到警方骚扰。

“本案显然是官方迫害这一教派信徒的最新事例,” 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政府应停止骚扰和逮捕未经许可宗教团体的成员,容许民众以自己选择的方式践行其信仰。”

政府应停止骚扰和逮捕未经许可宗教团体的成员,容许民众以自己选择的方式践行其信仰。
布莱德・亚当斯

亚洲区主任

本案六名被告为:斐文忠(Bui Van Trung),又名崴忠(Ut Trung),54岁;其妻黎氏轩(Le Thi Hen),56岁;其女斐氏碧泉(Bui Thi Bich Tuyen),又名莉(Lai),36岁; 其子斐文深(Bui Van Tham),31岁;阮煌南(Nguyen Hoang Nam),又名潐(Teo),36岁;和黎红杏(Le Hong Hanh),41岁。

2017年4月18日晚间,一群交通警察和便衣男子在安江省安富县斐文忠住家附近设立检查哨,阻止和好教独立信徒前来参加斐文忠母亲去世周年追思会。警方并未指控他们交通违规,却没收他们的证件。便服男子咒骂他们,并威胁动手打人,交警则袖手旁观。此一情况显然符合警方近来利用便衣“流氓”恐吓的常见模式

次晨,交警和便衣男子再度设置检查哨。交警拦下前政治犯梅氏勇(Mai Thi Dung)和另一和好教信徒,没有指控他们交通违规,却指挥便服男子扣押他们骑乘的机车。斐文忠的儿子斐文深企图阻止他们抢走机车,竟遭殴打。

为抗议政府打压,斐文忠和数十名和好教信徒公开示威。事后,斐文深被控刑法第245条“扰乱公共秩序罪”和第257条“妨碍公务罪”。其他五人亦被控“扰乱公共秩序罪”。

和好教由黄富楚(Huynh Phu So)创立于1939年,是佛教的一个支派,流行于湄公河三角洲西部。越南共产党与和好教之间的龃龉始于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1946-1954)期间,1947年,该教精神领袖黄富楚与越共代表开会却一去不返,导致许多和好教社群成员与越南独立同盟会(越盟)势不两立。到了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1954-1975)期间,湄公河三角洲西部的和好教地区成为抵抗越共重镇。

和好教社群和越共的敌对关系,直到1975年越战结束之后仍然持续。1999年,越南政府承认和好教为合法宗教之一。然而,许多信徒拒绝加入官方许可成立的和好佛教协会。他们遭到侵犯性的监控和压迫。每年,各地警察都想方设法防止独立的和好教信徒参加重要集会,例如该教创立日和创教人黄富楚的忌日。当局反复设置路障,封锁安江省助买县光明寺,因为独立和好教信徒常在该寺礼佛。

斐文忠自2005年起以自宅为道场,供独立和好教信徒进行聚会,并曾多次未经政府许可在自宅向信徒传道。

此后,他们全家人持续受到侵犯性的监控、骚扰和恐吓。2012年4月,地方当局切断斐文忠住宅的电源,朝屋内丢掷石块、死鱼,并且喷水阻止信徒到他家聚会。据斐文忠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有数人遭当地警察殴打。2013年5月,许多前往参加斐母去世周年追思会的民众再度遭到当局骚扰、恐吓、攻击。

斐文忠的家人也曾遭到监禁。2012年7月,斐文深以刑法第257条“妨碍公务罪”被捕,并被定罪判刑2年6个月。2012年10月,斐文忠也以同样罪名被捕,判刑4年。2014年2月,斐文忠的女婿阮文明(Nguyen Van Minh)被诬指阻碍交通逮捕,以刑法第245条“扰乱公共秩序罪”判刑2年6个月。诬指阻碍交通的伎俩也曾在2011年出现,被用来逮捕另一名独立和好教领袖阮文离(Nguyen Van Lia)。

越南现有逾100名政治犯,仅因行使基本权利而入狱。人权博主和维权人士每天都要面对警察的骚扰、恐吓、监控和传唤。在这个一党专政、不容任何异议的国家,维权人士必须面对漫长的审前羁押,连律师和家属也无法会见。

近年已发生多起以和好教信徒为主的抗议事件和政府打压。2005年8月,在一次严重镇压后,和好教信徒陳文葳(Tran Van Ut)自焚抗议。12名和好教信徒被捕并判处重刑。2017年5月,永隆省警察逮捕独立和好教信徒阮友晉(Nguyen Huu Tan),控以宣传反对国家罪。警方事后宣称他利用警员留在侦讯室的小刀自戕。其家属表示抗议,并根据遗体情况和警方短暂出示的模糊录像指出诸多疑点。

最近,2018年1月23日,安江省人民法院又以刑法第88条“宣传反对国家罪”将和好教维权人士王文且(Vương Văn Thả)和他的儿子王清順(Vương Thanh Thuận)、孪生外甥阮日長(Nguyễn Nhật Trường)和阮文上(Nguyễn Văn Thượng)定罪,判处6年至12年不等徒刑。

目前越南至少有129人因批评政府、参加和平抗议、参加当局不允许的宗教团体或加入被执政的越南共产党认为威胁其专政地位的公民或政治组织而在监服刑。越南应无条件释放这些人,并废除所有对和平言论加以刑事惩罚的法律。

“斐文忠家族已有三人曾因拒绝在国家控制下践行其宗教信仰而入狱,” 亚当斯说。“现在当局似乎又想以同样理由将他和家人送上法庭。”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