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安养中心滥用药物控制患者

全美各地安养中心常规性使用抗精神病药物控制失智症患者的行为,但这种用药方式因构成“化学性约束”而被法规禁止。尽管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可能导致年长疾呆症患者死亡率提高近一倍,这种药物滥用现象仍普遍发生。

(沙加缅度)-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发布报告和视频指出,美国各地安养中心不顾法规禁止滥用药物实施“化学性约束”(chemical restraint),仍常规性使用抗精神病药物控制失智症患者的行为。尽管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可能导致年长疾呆症患者死亡率提高近一倍,这种药物滥用现象仍普遍发生。

据这份157页的报告《‘他们要病人听话’:美国安养中心对失智症患者过度用药》估计,美国各地安养中心未经适当诊断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人数,每周逾179,000人,他们大多是年长的失智症患者。机构使用这类药物时,常常没有得到患者或其家属的知情同意。

“安养中心工作人员经常过劳,给失智症患者服用镇静剂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政府则未尽责保护弱势患者不受虐待,” 人权观察组织纽约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韩娜・弗兰姆(Hannah Flamm)说。“工作人员常常辩称,让失智症患者服用抗精神病药物是因为患者突然表现出身心痛苦,而他们以为是需要压制的破坏行为。”

使用抗精神病药物进行“化学性约束”──为便利工作人员或处罚患者──不仅违反联邦法规,而且可能构成国际人权法上的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然而,即使有些安养中心曾被发现违反相关规定,也很少受到处分。

本报告资料来自人权观察组织访问六州、逾百家安养机构,对300多人进行访谈,受访者包括机构安养人员、家属、工作人员、长期照护和身心障碍专家、政府官员和维权人士。

2017年,全美共约有1,100万65岁以上长者,居住在大约15,600家安养机构。这种长期安养的费用,主要由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共同管理的低收入医疗补助保险计划(Medicaid)负担。

抗精神病药物是为治疗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而开发。食品药物管理局(FDA)规定,制药厂商必须以最强烈的“黑框警语”标明这种药物对失智症患者的危险性。食药局从未核准抗精神病药物做为失智症症状的安全有效疗法。

联邦规定禁止未经适当指示或适当监督下使用这类药物,欧巴马政府曾计划进一步缩小自由裁量范围,限于“必要时”使用。然而,2017年11月,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宣布暂停实施相关规定或其加强版本。

国会和一些政府单位早已认识到,滥用抗精神病药物是一重大问题。近年来,安养人员服用这类药物的百分比虽有降低,但仍十分普遍。据官方统计,全美约有百分之16的机构安养人员未经适当诊断即服用这类药物;有数百家机构以这种方式给百分之30以上的安养人员服用这类药物。堪萨斯州一家机构的养护主任告诉人权观察组织,“抗精神病药物就像万灵丹。”

机构安养人员及其家属谈到各种不良副作用,包括昏睡、恐惧和沮丧。一位62岁妇女在不知情也未同意之下,在德州某安养机构被喂食思乐康(Seroquel),她说:“你会被[药力]打倒。它的药效很强、很强。我整天睡觉,连今天几月几号都不知道。”一位女性回忆,她的75岁母亲被堪萨斯州某安养机构喂食抗精神病药物以后,“整天就这样呆坐著。失去人格,变成僵尸似的。”

人权观察组织发现,使用抗精神病药物通常没有经过安养人员本人或法定代理人同意。依照联邦规定,安养机构必须向安养人员说明不同治疗方式,并尊重他们拒绝治疗的权利。有些州以法律规定用药必须得到知情同意。然而,许多机构工作人员公然承认,他们根本无意遵守规则。

堪萨斯州一名前安养中心管理人员说:“机构取得知情同意的方式一般是这样:他们打电话给你[医疗照护法定代理人],说‘你母亲发生什么什么情况,吃这种药对她有帮助。’黑框警语?最好就别提了。”

人权观察组织表示,尽管已有强有力的明文规定,美国政府却未能追究安养中心滥用抗精神病药物虐待安养人员的责任。

1987年《安养中心改革法案》已为安养人员的权利制定强有力的法律保障;但人权观察组织发现,有关抗精神病药物的法规实际上执行不力。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年中,政府检查员共发出7,039件安养中心违规使用抗精神病药物的通知。然而,这些通知中有百分之97被认定“未造成实际伤害”,因此并未依法裁处罚款──即执行该法规的主要手段。因此不难理解,人权观察组织发现这些通知并未迫使安养中心改变其滥用抗精神病药物的做法。

人权观察组织也发现,有些安养中心已加强评估安养人员的真正需求,从而减少抗精神病药物的使用。事后看来,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发现过去使用这类药物的确太过浮滥。堪萨斯州一名安养中心主任说:“以前这里就像关死刑犯的地方...半数安养人员都在服用抗精神病药物。”

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及其各州应加强执行有关抗精神病药物的联邦法规。应告知安养人员及其家属,他们对于各种治疗选项享有知情权和拒绝权。政府应确保安养中心雇用足够人力,提供适当照护。

“美国政府每年给付安养中心数百亿美元,目的是为安养人员提供安全且适当的照护,” 弗兰姆说。“官员有义务确保通常较为弱势的长者获得保护而非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