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兼人权护卫者基利奇(Taner Kılıç),国际特赦组织土耳其分会理事会主席。

© 2017 国际特赦组织

(伊斯坦布尔)-人权观察今天表示,2018年2月1日,土耳其法院在下令暂时释放人权护卫者谭纳・基利奇(Taner Kılıç)之后不到24小时,又裁定将他羁押候审,反映该国司法系统政治化和任意性质。基利奇是一位律师,也是国际特赦组织土耳其分会的理事会主席,他在2017年6月遭罗织恐怖主义罪名逮捕。

“法院下令释放基利奇不到一天又收回成命,决定将他羁押候审,实在是对司法的污辱,” 人权观察欧洲和中亚区主任休・威廉森(Hugh Williamson)说。“土耳其当局应撤回控告,立刻释放基利奇。”

1月31日,伊斯坦布尔第35刑事重案法庭裁定,基利奇的案件继续进行,但可以由审前羁押获释。然而检察官连夜提出抗告,并由另一个法庭──伊斯坦布尔第36刑事重案法庭──下令警方把基利奇抓回来。2月1日,前一个(第35)法庭随之撤销释放基利奇的裁定,使他还押候审。

基利奇被控加入土耳其政府口中的费图拉恐怖组织(Fethullahist Terror Organization)。土国政府声称现居美国的逊尼派教士费图拉・居伦(Fethullah Gülen)领导的运动是2016年失败政变的幕后黑手,并将其列为恐怖组织。当局利用该国海外反恐法,逮捕数千名被疑与居伦有联系的人士。

人权观察已看过伊斯坦布尔第36刑事重案法庭的抗告裁定书,其支持检察官抗告的理由包括以下指控:基利奇在自己的手机上下载一款居伦运动常用的安全短信应用程序(App),他在亚塞亚银行(Bank Asya)的金融账户,以及他参与组织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一次人权工作坊。人权观察表示,这些都不足以作为犯罪证据,不能据此将任何人羁押候审或支持对其刑事控告。

基利奇强烈否认与居伦运动有任何成员从属关系。他的辩护团队已向法院提交科技证据,显示其手机从未下载该款App。

基利奇是国际特赦组织土耳其分会创始成员之一,并自2014年起担任理事会主席。他以律师身分积极倡导难民权利,活跃于土耳其相关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机构。

另有10位人权护卫者也面临和基利奇同样的控罪,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土耳其分会总干事。其中8人于2017年7月参加基利奇被控协办的工作坊遭警察逮捕,被羁押候审数月后于10月获释。此外,奥斯曼・卡瓦拉(Osman Kavala)──以倡导和平与和解、支持艺术闻名的商人及公民社会领袖──自11月起遭到羁押候审,罪名包括参与失败的政变等基于政治动机的指控。

“毋庸置疑,基利奇案是政治打压的一部分,在最需要人权护卫者及人权团体密切監察之际,打击他们的公信力,” 威廉森说。“土耳其司法系统应维护人权和法治,勿做国家高压统治的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