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罗兴亚难民从山丘上的帕隆哈里(Palong Khali)难民营眺望远方,孟加拉,考克斯巴扎,2018年1月9日。

© 2018 Tyrone Siu/路透社

(曼谷)-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孟加拉2018年1月22日决定推迟将罗兴亚难民遣返缅甸之后,应当暂缓实施危及难民安全和福祉的双边计划。1月16日,缅甸和孟加拉宣布一项协议,进一步说明将难民遣返缅甸的计划。自2016年10月迄今逃离缅甸若开邦的难民超过77万人,绝大多数是罗兴亚穆斯林。

大部分难民是因为缅甸军方去年8月底展开的族群清洗而逃离家园。自1月19日起,孟加拉难民营中有数百名罗兴亚难民对遣返计划表示抗议

“罗兴亚难民不应被送回到缅甸军队看管的营地,因为当初滥杀无辜、集体强奸、纵火焚村,迫使他们逃难的就是这支军队,” 亚洲部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遣返计划看来只是个公关计谋,掩饰缅甸并未采取措施保障遣返安全和可持续性的事实。”

人权观察表示,缅甸当局显然没有能力确保罗兴亚难民按照国际标准获得安全、被尊重和自愿的遣返。根据2017年11月签署的遣返计划,被遣返人员将从筛查中心被迁往赶工建立的“中途营区”,然后才有机会返回数百座村落均遭焚毁的原居地。过去曾有境内流徙的罗兴亚人被送到这种“暂时”营区,但他们没有足够的援助物资,而且不能自由迁徙,其他基本人权也被剥夺。

1月22日,孟加拉难民救济和安置局长卡兰姆(Abul Kalam)表示,遣返行动已被推迟,因为 “遣返名单还未备妥,身份核实和中途营区的建设也尚未完成。”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瑞斯1月16日向记者表示:“最糟的就是把这些人从孟加拉的难民营搬到缅甸的难民营,延续不自然的狀態而不让他们回归正常生活。”

按照缅、孟两国宣布的计划,逾77万罗兴亚人和数百名兴都教(Hindu)难民都将遭到遣返。根据媒体报导和官方声明,该计划包括遣返目标人数和时间表,以及孟、缅双方排查站的设立。两国政府同意每周五天、每天遣返难民至少300人。媒体普遍报导,处理过程预计长达两年。为难民遣返设定名额与时限,将大大提高难民遭强迫返回的危险。

缅甸官媒1月15日报导,若开邦貌夺镇将设立三个营区,处理并安置返国难民。位于同漂列瓦(Taung Pyo Letwe)和恩加库亚(Nga Khu Ya)的两个营区将用来排查难民,位于赫拉柏康(Hla Po Khaung)的营区则提供返国难民居住。官媒报导:“占地124亩的赫拉柏康将建起625间房屋,约可供3万人居住。1月25日预定完成40间,1月31日前完成100间。每间房屋可住80人。”

缅甸官媒刊出的照片显示,赫拉柏康营区为木造建筑,四周有高大的刺铁丝围墙。尽管孟加拉表示遣返程序尚未就绪,缅甸社会福利与救济安置部总干事哥哥奈(Ko Ko Naing)却向路透社表示,“我们已准备好,他们一回来我们就可以接待。在我方,遣返已万事俱备。” 然而,遣返难民身分验证和核实缅甸居住证明的程序等各种细节,均尚不明确。

自8月起,人权观察在孟加拉访谈逾200名罗兴亚难民。许多人说,他们虽然想回家,但不认为在可见的将来,或直到他们的安全、土地和生计获得保证之前,能够安全返乡。

缅甸政府一直有计划地压迫罗兴亚穆斯林人口,并在权利方面加以歧视,包括迁徙自由、公民资格、健康照护、教育和生计。

对于受到侵权而流离失所的罗兴亚人,以及在他们返乡后提供可持续条件,缅甸政府的纪录不良。2012年逃离族群清洗的12万罗兴亚人,至今仍困在若开邦中部的“暂时”营区。

“所有迹象都显示,缅甸计划安置罗兴亚人的营区将变成开放监狱,” 亚当斯说。“很难相信这些新建营区会比过去五年困住12万罗兴亚人的‘暂时’营区更好。”

人权观察表示,如果没有国际观察员密切监督,就不可能保护被遣返难民。政府基本上拒绝国际建议,不允许援助机构、媒体和人权观察组织自由进出,只让少数人道救援组织在若开邦北部输送援助,不准独立记者和人权监察员前往。

根据联合国和援助组织信息,若开邦中、北部的人道状况仍然恶劣,援助机构自2017年8月起更难进入该地区。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最新报导,当地情况深值忧虑,由于“缺乏足够渠道”,该机构无法了解“真实情景”。UNICEF发言人梅尔卡多(Marixie Mercado)表示,貌夺镇情况险峻,“大片区域已被堆土机夷为平地,商店大多关门歇业,街上人迹罕见,女性很少,儿童更少。” 少数获准在若开邦北部发放救济物资的组织之一,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行动部主任施蒂尔哈特(Dominik Stillhart12月实地视察后表示,当地的“正常生活已完全停摆。”

孟加拉受习惯国际法禁止推回原则拘束,不得强迫任何人返回其可能面临迫害、酷刑、虐待或死刑之处。各国政府不得施压任何人返回极可能致其遭受伤害的国家。

依据国际标准,应提供难民有关遣返地区的客观、即时且准确的信息,包括安全条件和重返社会的援助与保障。他们必须在留下和返回之间做出真正的选择。

孟、缅两国至今不让联合国难民机构参与有关遣返的商讨,但孟加拉承诺要将其纳入遣返程序。

孟加拉收容了数十万名近期抵达的难民,努力满足他们的迫切需求,并呼吁缅甸解决造成他们迁徙的根本原因。然而,孟加拉政府过去并未对罗兴亚难民的权利给予尊重。在1970和1990年代,该国政府对逃避缅甸迫害或暴乱而来到的罗兴亚难民一向强迫其返回。1978年,孟加拉政府为逼使难民返回,缩减难民营口粮,导致数千名罗兴亚难民活活饿死。1990年代,孟加拉数度实施大规模遣返,罗兴亚人被强迫“自愿”返乡。

人权观察敦促缅甸和孟加拉暂缓实施并重新协商遣返协议,因为:该协议含有许多缺陷,恐致难民生命危险;现行时间表不可能做到自愿、安全和可持续的遣返;以及联合国难民署未被纳入。

“缅甸一直不愿让国际介入解决罗兴亚危机,” 亚当斯说。“与其为强迫遣返背书,各捐助国应要求缅甸确保任何遣返计划均纳入国际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