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罗兴亚难民跨越边界,进入孟加拉考克斯巴扎(Cox’s Bazar)附近芭朗哈里(Palang Khali),走过当地稻田,2017年10月19日。

© 2017 Jorge Silva/路透社

(纽约,2018年1月18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2018世界人权报告》中指出,缅甸政府在2017年对罗兴亚穆斯林的族群清洗,以及对媒体与援助作业的压制,已严重损伤缅甸的民主转型。

缅甸军方在若开邦的暴行,包括草率处决、强奸、驱逐和大量焚毁村落,足以构成危害人类罪,而且造成罗兴亚人数千人死亡、逾65万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军职和文职官员一再否认前述暴行,所提出的解释荒诞无稽,与人证物证扞格不入。

“缅甸国军部队屠杀村民、集体强奸妇女和少女、将居民关在家中烧死,”人权观察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世人已从无数暴行、医疗证据和卫星影像了解事实真相。缅甸政府虚假、荒谬的否定说词,只会破坏自己的信誉,阻碍为受害者伸张正义的努力。”

Burma: Methodical Massacre at Rohingya Village

The Burmese army carried out systematic killings and rape of several hundred Rohingya Muslims in Tula Toli village in Rakhine State on August 30, 2017.

这是人权观察第28次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共计643页,检视90馀国人权实践。在导言中,人权观察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写道,诸多政治领导人愿意为人权原则挺身而出,可见抵制威权民粹主义政治议程是可能的。靠着动员公众和有力的多边行动者,这些领导人让我们看到反人权政府的崛起绝非不可避免。

若开邦北部的大量暴行始于8月下旬,缅甸安全部队据点遭激进组织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SA)袭击后,随即发动针对罗兴亚居民的大规模军事行动。

政府官员表示,此次军事行动是针对ARSA组织的“清剿任务”,但据卫星影像和目击者证言显示,其实际目的是将罗兴亚人赶出家园,摧毁他们的村庄。卫星影像揭露,8月下旬至今已有逾354座主要罗兴亚人聚居的村落遭到全毁或接近全毁,其中至少118个村落是在9月5日──官方宣称的军事行动终止日以后遇袭。据人权观察等组织、联合国和媒体记录,安全部队普遍实施强奸和其他性暴力行为

前述对罗兴亚人的暴行,发生在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民选文人政府第一次从头到尾执政的年度,因此普受各界谴责,包括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大会和人权理事会。10月,世界银行以罗兴亚危机为由,宣布暂缓一笔2亿美元贷款,它是该行自1980年代以来首次对缅甸的直接金融援助。

12月20日,联合国宣布,缅甸政府已永久禁止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李亮喜入境,并且不再配合她执行职务。

已有数国缩减外交或军事合作计划,对涉嫌侵权的缅甸现任或卸任军方将领实施旅行限制。12月21日,美国对蒙穆梭(Maung Maung Soe)将军实施经济制裁和旅行禁令,他是若开邦军事行动的任务指挥官。

人权观察表示,联合国安理会应当对涉及暴行的缅甸军方领导人实施全面武器禁运和针对性的经济和旅行限制。在联合国采取行动前,相关各国应该实施双边禁令。

“解决罗兴亚危机需要庞大国际行动,才能确保濒危民众得到援助与保护,”亚当斯说。“必须加强施压缅甸政府,让援助物资和国际监测人员进入若开邦。”

人权观察指出,缅甸表面上虽已转为文人统治,但军方仍然大权在握,且持续阻挠修改2008年宪法。依据这部宪法,军方控制国防、内政和边境事务等中央部委,进而掌握国家安全和公共行政权威。该宪法并允许军方指派百分之25国会席次,实际上握有修宪否决权。

2017全年,文人政府持续维护或支持军方独揽大权,坐视执法当局日益滥用高压法律,对以和平方式批判政府或军方的新闻记者、维权人士和异见人士加以追诉。

有关当局持续滥用文义含糊的2013年《电子通讯法》第66(d)条,本质上是对自由言论施以刑事处罚。遭该法条起诉者超过90人,包括20多名记者。11月,警方宣布仰光地区11个市镇全面禁止公共集会

缅甸政府并且利用英国殖民期法律起诉传媒记者。6月,三名记者因报导掸邦北部某族群武装团体,遭官员依据1908年《非法结社法》逮捕,后来在海内外积极声援下无罪释放。12月,报导罗兴亚危机的两名路透社记者,被控持有若开邦安全行动相关文件而在仰光被捕。两人遭官员依1923年《政府机密法》起诉,目前仍然在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