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民众在首都德黑兰街头群聚抗议,2017年12月30日。

© 2017 路透社

(贝鲁特)-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伊朗有关当局应克制使用过度武力,查办全国各地抗议人士死亡案件,并取消对网络使用的任意限制。

截至目前,经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广播电台(IRIB)官方新闻频道证实,在过去5天抗议人士与安全部队的冲突中,至少已有21人死亡,包括两名安全人员。抗议活动自2017年12月29日始于马什哈德市(Mashhad),并已蔓延伊朗国内十馀城市。

“不断增加的死亡人数,对鼓勇上街表达怨愤的伊朗民众而言,是一个不良预兆,”人权观察中东区主任莎拉・莉亚・惠特森(Sarah Leah Whitson, )说。“与其向示威者发出赤裸裸的威胁,当局更应查办命案,保障所有在押人员的权利,并保证民众可以自由、和平地进行抗议。”

1月2日,IRIB新闻频道证实前一天在伊斯法汗(Isfahan)省抗议者与安全部队冲突造成9人死亡,包括2名安全人员。稍早,IRIB证实12月31日有10人死亡。另据有关当局证实,12月30日在洛雷斯坦(Lorestan)省多鲁德(Dorood)市有2人死亡。

警方证实在德黑兰省、礼萨呼罗珊省(Razavi Khorasan)和中央省(Markazi)共计已逮捕逾550人。

情报当局在近几天内也逮捕了多名维权人士。

社交媒体视频和官媒报导均指出,有些城市抗议人士与警方爆发冲突,亦有公家机构遭捣毁。在波斯语社交媒体频道广泛流传的数支视频亦显示,当局使用可能致命的武力对付抗议群众,但人权观察尚无法核实相关视频真确性。

1月1日,洛雷斯坦省多鲁德市市长倪马蒂(Mashahalh Nemati)证实,当地于12月29、30日发生冲突,造成4位市民死亡。他并提到12月30日有一群暴民劫持消防车冲撞民车,造成车内12岁男童及其父亲死亡。据他说,暴民肇祸后已将该消防车丢弃。

同日,胡齐斯坦省(Khuzistan)伊泽市(Izeh)国会议员哈德米(Hedayatollah Khademi)向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ILNA)表示,该市12月31日发动“骚乱”并有两人死亡,但他无法证实其死因。哈德米并否认社交媒体指称民众曾占领政府建筑物。

多个社交媒体账号发文指出,伊泽市抗议者萨尔迪(Masoud Kiani Ghale Sardi)遭警察开枪射杀。人权观察尚无法核实以上陈述。

哈马丹省(Hamedan)政务副省长夏赫罗希(Saeed Shahrokhi)向IRIB表示,图伊萨尔坎市(Tuyserkan)有3名抗议者被杀死。

12月29日,马什哈德市(Mashhad)副检察官黑达里(Hassan Heidari)公布,有52人以“损毁公共财产”罪名被捕。伊朗改革派《消息报》(Shargh)报导,12月30日,当局在德黑兰逮捕了200人,在中央省的阿拉克市(Arak)逮捕了100人。1月2日,德黑兰省政务副省长纳瑟巴赫特(Ali Asghar Naserbakht)办公室证实,12月30日在德黑兰有200人被捕,另外还有150人在12月31日被捕,100多人在1月1日被捕。

12月30日,人权活动者新闻通讯社(HRANA)报导,伊朗革命卫队情报部门逮捕了 Faeze Abdipour, Kasra Nouri, Mohammad Sharifi Moghadam, ZafarAli Moghimi, and Mohammadreza Darvish等人,并已移送埃文监狱(Evin prison)。他们都是当地长期遭受政府歧视的苏菲教派戈纳巴迪苦行僧(Gonabadi Dervish)维权人士。

1月1日,据高校学生联合会报导,该会四名理事会成员与德黑兰大学校长协商释放12月31日抗议被捕学生后曾遭短暂拘留。

12月30日,通讯部长贾赫洛米(Azarei Jahromi)以防止传播煽动暴力讯息为由,要求Telegram和Twitter关闭新闻频道。数小时后,Telegram执行长杜洛夫( Pavel Durov,)宣布,Telegram新闻频道“Amadnews“已因涉嫌鼓动订户使用自制汽油弹对抗警方而被禁言。然而,官媒IRIB仍于数小时后宣布,伊朗民众常用的社交软件 Instagram,以及该国最受欢迎的即时通讯软件 Telegram,均已遭当局暂时屏蔽

2009年,伊朗当局暴力镇压上街抗议总统大选结果的民众,导致数十人在街头或拘留所死亡。同时有数百名维权人士遭当局逮捕,经过不公正审判被处以重刑。

人权观察表示,伊朗当局不仅有责任确保公共安全,也有责任保障人民和平集会与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

“屏蔽Telegram和Instagram等常用手机软件,是对民众抗议系统性贪腐和压迫的又一过度反应,” 惠特森说。“伊朗当局应改变高压惯性,允许人民发声、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