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领袖峰会将在菲律宾马尼拉召开,安全人员在会前接受检阅,2017年11月5日。

 

© 2017 路透社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2017年11月10-14日在亚洲举行的世界领袖高峰会,应解决罗兴亚危机越南菲律宾柬埔寨人权恶化问题。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成员国,包括美国、中国、日本、俄罗斯、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墨西哥等国领导人,即将于11月10日在越南岘港集会。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各国领导人则将于11月12日在菲律宾马尼拉集会,同时并将举行东盟与美、欧、日、韩及其他国家的领袖边会。上述各国领导人大多也将出席11月13-14日在马尼拉以北安吉利斯(Angeles)召开的东亚峰会。

自8月25日起,缅甸军方对若开邦北部罗兴亚穆斯林发动了种族清洗行动。安全部队进行屠杀强奸、抢夺和大规模纵火焚烧居民家产,导致逾60万罗兴亚人逃往孟加拉避难。人权观察认定前述暴行已构成危害人类罪。该行动已造成多个国家暂停与缅甸的军事交流,并对该国高级将领重启个别制裁与旅行限制。必须有更强硬的措施逼迫缅甸停止虐待行为,承认人权侵犯情况严重,确保内部流徙人员的人身安全,并容许进行独立的实况调查。

 “罗兴亚危机是亚洲多年以来最恶劣的人权灾难,亟待全球联手应对,”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世界各国领导人出席这一连串峰会不应空手而回,至少必须同意以个别制裁向缅甸施压,要求终止虐待行为,允许独立观察员和人道组织介入。”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应该实施武器禁运,并对涉及暴行的军方官员实施个别经济制裁与旅行禁令。安理会虽然尚未通过谴责前述虐待行为的决议,但已在11月6日发出主席声明,对当地暴力表示关切,并呼吁缅甸与联合国负责调查侵权的机构合作。安理会应当尽速采取更有效措施,但相关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马上就可采取共同的双边或多边行动,实施个别制裁和旅行禁令

出席此次亚洲峰会的各国领导人,应该共同呼吁缅甸政府允许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6年成立的实况调查团,以及其他联合国人权与人道工作人员进入若开邦北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将出席东盟部分会议和在菲律宾举行的东亚峰会,联合国大会成员国也正在讨论关于缅甸的决议案,可望于今年稍晚通过。

世界各国领导人出席这一连串峰会不应空手而回,至少必须同意以个别制裁向缅甸施压,要求终止虐待行为。

亚洲区主任

布莱德・亚当斯

齐集亚洲的各国领导人并应探讨如何创建司法机制,包括通过联合国大会和人权理事会,以追究缅甸侵权加害者的刑责。安理会应将缅甸情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国际刑事法院的宗旨正是要处理危害人类罪行,就像缅甸正在发生的事情,”亚当斯说。“出席亚洲峰会的安理会成员国应当研议将缅甸情势移交海牙处置。”

罗兴亚难民的苦难也应是亚洲峰会的议题之一。各国领导人应表明反对任何未达核心国际标准的罗兴亚难民安置方案,包括禁止强迫回国,或避免因回国而受更多虐待。相关重要议题的讨论,可参见人权观察“保护缅甸罗兴亚危机难民与境内流徙人员的十项原则”。

越南

在11月10日亚太经合会假越南召开时,到访的各国领导人应就越南加强打压异见人士和人权护卫者表达关切。人权观察近期汇整105位越南政治犯名单,并以其中15件案例为重点,要求予以释放。其他数十位异见人士仍遭任意拘押,等候庭审中。

 “越南做为侵犯人权的一党专政国家,在主办此次盛大峰会的同时,狱中却还囚禁著上百名异见人士,”亚当斯说。“关注人权的到访领导人必须向越南政府发出呼吁,释放所有政治犯,停止起诉和平异见人士。”

据当地人权倡导人士报导,在此次峰会前夕,越南当局还将许多维权人士软禁或传唤审问。

根据越南刑法,批评越南共党政府可被视同威胁国家安全。该政府不允许独立的政党、工会或人权组织存在。任何公众集会都必须申请许可,凡属政治性或批评党国的会议、游行或抗议从来不获批准。越南宗教团体只能在政府监督下运作,不受官方管控的宗教团体总是遭到当局监控、骚扰甚至以暴力解散。

近年来,越南当局还利用新方法限制批评言论和政治活动,包括以便衣流氓进行身心骚扰、大量警力监控、法外软禁,以及对维权人士的雇主、房东和家属施压。利用限制迁徙自由防堵博客和维权人士参与公共活动或旁听异见人士庭审。异见人士遭到非法肉体攻击的事件层出不穷。

在人权问题上向越南施压可能有助唤起对其他出席亚太经合会但人权纪录不良国家的关注,例如中国和俄罗斯。

 “批评政府何罪之有?这是应向亚太经合会东道国越南提出的问题,”亚当斯说。“但这个问题也将令其他许多到访领导人同感尴尬。”

菲律宾

出席11月12-14日东盟会议和峰会的各国领导人,将有机会就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血腥“反毒战争”表达关切,该行动以毒贩和吸毒者为目标加以法外杀害,被害人绝大多数来自都市贫民,包括未成年人。反毒行动并严重伤害菲国言论自由和政治空间。该国政府2月拘捕“反毒战争”的头号批判者参议员莱拉・德利马(Senator Leila de Lima),控以编造的政治罪名。杜特尔特总统一再威胁人权倡导人士律师,并警告将实施全国戒严

 “出席峰会的世界20国领导人之中,必然有人会对杜特尔特空前骇人的‘反毒战争’杀戮行为发出指责,”亚当斯说。“普遍将涉毒嫌疑人就地格杀的做法,不但不合法,而且既无效果又残酷至极。”

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加拿大和欧盟各国,反麻药政策和药瘾戒治都已转向公共卫生途径,强调自愿性和社区治疗。在美国,联邦政府防治“鸦片类药物危机”渐以戒除药瘾而非执法为重。特朗普总统近期宣布“鸦片类药物危机”为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不过其政府尚未采取适切行动进一步落实公共卫生防治途径。

柬埔寨

出席东盟峰会的各国领导人应向柬埔寨总理洪森施压,要求其政府停止以莫须有的司法诉讼攻击最大在野党,释放被罗织入狱的在野政治领袖。

洪森已掌权近33年,使他成为全亚洲、甚至全世界在位最久的政府首脑。执政的柬埔寨人民党(CPP)长期宰制柬埔寨政治体系,通过掌控警察、军队和法院,利用捏造罪名、威胁利诱和赤裸裸的暴力维持其政治控制。

近几个月来,柬民党强迫查封一家大报,截断独立电台广播节目,并且骚扰人权组织。该政府显然企图消灭最大在野政党柬埔寨救国党(CNRP)。救国党在6月地方选举中囊括百分之43席次后不到三个月,政府就以毫无根据的叛国罪逮捕救国党领导人之一金索卡(Kem Sokha)。该党前主席森朗西(Sam Rainsy)也因早前被罗织罪名仍在流亡。洪森还威胁要起诉其他救国党籍国会议员。11月16日,柬民党控制下的柬埔寨最高法院即将对是否永久解散救国党的政治案件进行宣判。

 “东盟集会同时,民主正在柬埔寨殒落,”亚当斯说。“柬埔寨的盟友们应谴责洪森复辟一党专政的企图,要求他停止无端控告在野党及其领导人。”

泰国

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将军2014年5月领导军事政变罢黜泰国民选政府。巴育将军以有罪免责的军方执政团统治全国,不但禁止一切政治活动与和平集会,还任意拘押数千名批评政府军方或国王的人士,连模仿或讽刺都不允许。等候军事法庭审判的平民超过1,400人。大不敬罪(Lese majeste)、煽动叛乱和其他罪名经常被用来压制言论自由、威胁异见人士。

军方执政团承诺在一段时间后恢复文人民主政府,但已一再食言,预定的时程和期日已过却毫无动静。即使宣布大选日期,若未大幅改革选举程序,也无法维护选举的自由与公平。按照2016年8月经过有问题公投通过的新宪法,军方执政团仍将掌握控制权,军方指派的参议院将是国会最大政治势力,可直接介入挑选总理。

 “泰国曾跻身亚洲最民主国家之一,如今却走不出军人统治阴影,”亚当斯说,“泰国的盟邦应利用这几次亚洲峰会,要求泰国政府放弃“受管理的民主”(managed democracy)、恢复文人民主政府和政治自由,做为提升外交关系的前提。”